您的位置: 岳阳信息港 > 网络

少侠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59:27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一位少年,骑着白马,腰悬长剑,引吭高歌,疾驰在蒙古大漠上。  少年此行不为别的,只为挑战蒙古四大高手。时值南宋朝廷风雨飘摇,边患不断,中原武林风闻蒙古正欲大举举兵南下,一举歼灭大宋。可惜南宋朝廷不思用兵,反沉醉于声色犬马之中,置锦绣河山于不顾,只可惜了边关那些浴血奋战,誓死卫国的铮铮将士。  “壮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少年长叹一声,纵马前行。  少年此行想借此灭灭蒙古人的威风,杀杀他们的锐气,让他们知道中原武林并不是好欺负的,只要振臂一呼,便可团结起来,共御外侮。  这大漠的天真是高啊,少年仰天长啸,感到从未有过的惬意。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少年兴之所至,又唱起来。  “站住!”  少年勒住缰绳,凝神望去,一位蒙古武士立马横刀,挡住了他的去路。  “请问阁下高姓大名?”少年抱拳问道。  “你就是中原武林一直追杀我蒙古50余名勇士的张青远少侠?”  “正是在下。”少年微微颔首。  “听说你号称中原神剑,剑一出鞘,从未失手?”  “不敢当。”少年满脸微笑地说。  “好啊,你不是要挑战我蒙古四大高手么?你不来找我们,我们也会去中原找你算账,拔剑吧!”  说罢,勇猛的蒙古汉子跳下马来,拉开了架势。  少年微微一乐,“奉陪!”身形一飘,人已稳稳地落在地上,长剑已然在手。  “好!”汉子暗暗喝彩。  天上乌云密布,刚才的太阳不知躲到哪儿去了。平地突然刮起一阵大风,飞沙走雾,迷人的眼。  汉子暗运内力,大吼一声,向少年飞奔过来。少年以静制动,挺剑刺去。斗到酣处,少年侧身避过汉子凌厉的一刀,汉子欲待变招,少年的长剑已然刺穿汉子的喉咙。此刻还未及120招。汉子圆睁双眼,倒地刹那,闷闷地说了声,“不愧是神剑……”头一歪,气绝身亡。少年拔出长剑,剑上竟连一滴血迹都没有,随即插剑入鞘。  “好剑法!”  少年扭头望去,一个蒙古姑娘骑着匹小红马,从大漠深处驰来。  风刮得不再那么猛烈,太阳又出来了。  “姑娘,你识得我的剑法?”少年好奇地瞅着迎面而来的姑娘。  姑娘摇摇头,“我只是一个牧羊女,怎会识得你的剑法?”  “喔,那你为何说是好剑法呢?”  “被你杀死的这个人可是蒙古四大高手之一,你似玩游戏般就杀死了他,难道还不是好剑法吗?”姑娘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认真地说。  少年被她逗乐了,竟一时无语。  “那个中土的少侠就是你吧?”  “你怎么知道?”  “你的飞鸽传书在大漠都传遍了,连三岁小孩都知道。不过,我告诉你,刚才那个可是四大高手中弱的,其他三个可厉害了,你可得小心哟。”  “你是希望我被他们杀死,还是他们被我杀死!”  “我不希望看到谁死?”姑娘皱起了眉头,但顿了顿她又说,“如果你此行真能阻止一场战争的话,我倒希望死的是他们;否则,他们一定会挑起战争的,这样,受苦受难的只能是老百姓了。”  “借你的吉言吧。”少年飞身上马,向姑娘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再见!”姑娘对着少年远去的背影大声说道。    三天后,少年在大漠遇到了蒙古又一位高手——一位手拿拂尘的道长。  少年剑未出鞘,便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气。  “臭小子,牙都没长齐,便想来大漠张狂,找死!”  空谷传音,好深厚的内功!  少年暗吃一惊,不敢大意,拔剑在手,飘身向前。  他深知,高手对决,绝不能有半点分神,否则便有性命之危。  隐隐间,眉宇之中已透出一股深深的杀气。  剑锋所指,杀气更烈。  两人在山岗前,你来我往,大战起来,两柄长剑犹如两条入海蛟龙,神出鬼没。少年气盛,要一剑刺穿老道喉咙;老道艺精,想一剑叫少年有来无回。两个人都发着狠呢,这可是生死较量,不比武艺切磋,点到即止。  剑气所及,云雾惨惨,花谢枝朽,沙飞石碎,阵阵怪风在山岗周围飞来绕去。  斗到150回合,老道犹自能战。少年也暗自佩服。见急切不能取胜,少年心想,只要我和他“缠”下去,他终归年老,总有力怯露出破绽之时,到时,我再一剑结果了他。老道心里也打起了鼓,这少年果然英雄了得,算得上我的敌手,再斗下去,我恐力怯,被他杀了是小事,那大汗的进军可就……  想到这里,老道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大喝一声,“住手!”剑尖倚在空中,止住了攻势。少年一愣神,收住了剑锋。  “少侠,你果然少年英雄,老夫认输了,你去找另外两位蒙古高手吧。”老道俯伏在地,对少年施礼道。  “老人家,请起!”少年飘身形上前搀扶老道。  电光火石之间,老道的袖箭已然出手。  少年大惊,身形往后急退,可还是慢了半拍,袖箭插着左肩皮肤而去。少年顿觉左臂一阵发麻,不好,这是毒箭。他正想掠身而去,老道剑气已逼向自己,只听“当”地一声,一支飞镖挡住了剑锋,一个蒙面姑娘一把抓起他,急纵而去。毒箭药力发作,少年只觉脑一沉,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臭老道,死老道,毒老道,干嘛暗算我,我要杀了你!”少年躺在床上说着梦话。  “你终于醒了。”一个姑娘笑盈盈地看着他。  少年睁开眼睛,“怎么是你?”眼前站着的正是那位牧羊姑娘。  “怎么不能是我?很好奇吧?”姑娘笑着反问道。  “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不然,我早已命丧老道之手。”  “我救你,是看不惯老道使损招,暗箭伤人,而且还是毒箭。他明明认输了,却还要使诈,真正卑鄙!”姑娘咬牙切齿地说。  “放心,这是‘寒冰床’,驱毒很有效的,你好好躺着吧。三天以后,你又生龙活虎了,又可以去打架了。”姑娘安慰他说。  “你轻功不错嘛,在老道眼皮子底下也能溜走?”少年笑着问道。  “哪里哟,一般般哦。”  “我的马被老道牵走了吧?”  “你的马是千里神驹吧,我也以为它被老道牵走了,没想到,它不忘主,竟找到了这儿。”  少年松了一口气。  “对了,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我自幼父母双亡,是师傅把我养大,传我武艺。可去年师傅又去世了,只剩下我独自一人。”说起往事,她忍不住掉下泪来。  “姑娘,对不起,我不该问到你的伤心事。”少年歉疚地说。  “公子不必客气,我没事的。对了,你肚子饿了吧,我出去给你弄点吃的。”姑娘转身出去了。    三天后,少年身子恢复如初,辞别姑娘,骑上白马,向前进发。  在滚滚黄沙里,少年和第三位高手相遇了。  “娃娃,你能连闯两关,和我决斗,看来你也不赖啊!”声音哄亮、浑厚,破空而来,足见此人内力非同一般。  少年不敢大意,挺剑向前。  北风呼啸,沙尘漫天,遮蔽了太阳。  这是一个使棍的蒙古武士。棍扫处,力如千钧,黄沙漫漫,疾风变色。少年力凝剑尖,举剑相迎。两人这场大战,从早晨一直打到午后尚未分出胜负。剑棍相碰,震得石裂山崩,天昏地暗。二人犹自逞勇,各运内力,各展武艺,誓要斗个你死我活。  狂沙渐息,风力渐止,天边一轮夕阳正没入地平线下。  蒙古武士大吼一声,手中棍直直地飞向少年,少年急急飘移身形。蒙古武士急纵身前来,早已抓棍在手,却不防背后少年斜斜一掌,劈向他后心。武士大惊,回身已来不及,急用棍去挡,却不知少年这一掌是虚招,手中剑才是实招。待他明白过来已经晚了,少年居高临下,一剑已刺穿了武士的喉咙。武士惨叫一声,死尸栽倒。少年插剑入鞘,拍拍身上尘埃,纵身上马,扬长而去。    次日,少年向蒙古国国师,蒙古高手——飞轮法王下战书,约定十日后月圆之夜在大漠决一雌雄。  “公子,飞轮法王很厉害的。他一共有12个飞轮,收发自如,而且可以连发连收。中原很多高手就是因为避不了他的飞轮而命丧他手,你可得小心哟。”姑娘忧心忡忡地说。  “他的飞轮我也有所耳闻。不过,我也有24把飞刀,专门克制他的飞轮,你放心吧。”少年安慰她说。  “姑娘,其他蒙古人都不愿意接纳我,你为何乐意一而再再而三地收留我?”  “我说过我讨厌杀戮。”  “可是你这样做,就不怕蒙古人找你的麻烦?在大漠,他们可是很霸道的哟!”  “那些蛮子,我才不会放在眼里呢,大不了再回中土去,何况他们根本就不敢来惹我。”  “姑娘是中土人?”  “我爹娘是中土人氏,因为被仇家追杀,才流落到此。”姑娘眼中又有了几滴清泪。  “姑娘的仇家是谁?说出来在下也许能助你一臂之力。”  “上官一虎。这个恶贼,可惜已经死了,不然我一定要手刃仇人。”  少年一愣。上官一虎可是了不起的黑道中人,专门为非作歹,祸害一方,残害贤良,为武林中人所不齿。后来,被江南大侠古天啸杀了,为地方除了一害。江南人拍手称快,竞相到古大侠家拜谢。这也是十年前的事了。  “如此说来,姑娘应该是江南人了。”  “是的。可自从幼年离开江南,随师傅来到大漠,这么多年了,还从未回去过呢。”  “烟花三月,小桥流水,多美啊!”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姑娘情不自禁,轻轻哼唱起来。  “姑娘若思念江南,过几日随我一起回江南,可好?”  “到时再说吧。”姑娘幽幽地说。    晚饭后,少年在院中练剑。  姑娘站在院中,望着天上的弯月出神。  良久,姑娘唱起了那首《西洲曲》。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  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  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  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飞鸿满西洲,望郎上青楼。  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歌毕,姑娘已是泪流满面。  少年停下剑来,轻声说道,“姑娘,又怎么了?”  “想起江南,我又想起了我师傅的孩子。他是我的小哥哥,可惜为了救我,他替我挡了一刀,不然,我哪能活下来?”  言毕,姑娘哭出声来。  少年低下头去,默然不语。  “如果姑娘不嫌弃,我倒乐意认你这个妹子。”  姑娘抬起头来,惊喜地望着他,重重地点点头。  两人都是15岁,少年刚好比姑娘大一个月。  少年插上一炷香,和姑娘跪地结拜。  “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张青远、吴月娥今日结拜为异姓兄妹,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若有负心,人神共诛!”言罢三拜起身。  “大哥!”  “小妹!”两人手拉手,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自此,两人勤奋练剑,养精蓄锐,以备月圆之夜的恶战。  “大哥,我们深入重地,恐有不测,这家是不能要了。我担心蒙古人反复无常,就算我们赢了,他们仗着人多,我们也未必走得了。”  “小妹所言甚是,我也正为这事犯愁呢。”  “当年师傅担心仇家寻仇,所以偷偷挖了个暗道,这个暗道可直抵沙漠的另一个出口。今晚,我先把马送到那个出口藏好,托付给赵大叔让他替我们照料。到时我们从暗道过去,才会神不知鬼不觉。”  “赵大叔是谁?”  “我师叔,当年和我师傅一起来到草原,现在以贩马为生。他也知道这条暗道。”  “干脆让他一起回中原吧,他独自留在这儿,一定凶多吉少的。”  “那好吧,我劝劝他。”  第二天深夜,月娥回来了。为了掩人耳目,她故意拖延到晚上才动身。  “大哥,师叔答应了,这两天他准备把手里的马处理掉,到时我们一起回中土。”    月圆之夜到了。  少年挺剑冷冷地望着对面的大头和尚。  大头和尚手持飞轮,嘴角有冷冷的笑意。  月娥隐在暗处。兄妹俩远远地就发现,四周隐隐有伏兵,他俩都嗅到了浓浓的杀气。  少年剑眉一竖,杀气聚满了整双眼睛。  看这阵势,他不能像前三次那样恋战,他必须出奇制胜,速战速决。少年大吼一声,凌空跃起,居高临下,剑气森森,逼得大头和尚连退数丈。少年毫不放松,展开了更加疯狂、凌厉的攻势,他不能给大头和尚一丝喘息机会,要控制住他的飞轮,让他的飞轮无法施展。但大头和尚毕竟是蒙古国高手,稳住阵脚后,他的飞轮还是出手了,分三路向少年攻来。少年看准来势,他不能让飞轮再回到大头和尚手中,“刷——刷”两剑挑飞了两个,左手掌力又逼飞了一个。大头和尚暗叫不好,刚一愣神,少年欺身又近,剑气已向他逼来。“哗——哗——哗”三个飞轮转眼又出了手。少年见大头和尚果然中计,毫不退却,剑尖迎向飞轮,“刷——刷——刷”三剑,三个飞轮又被挑到了九霄云外。大头和尚瞠目结舌,心说,看他的剑招瞬息万变,真是神鬼难测,真乃“剑神”也。转瞬之间,大头和尚的飞轮就只剩下六个了,他再不敢轻易进攻,只取守势。少年见他先自怯了,奋神威,扬神剑,剑气排山倒海般,每一剑都直刺大头和尚要害。大头和尚拼命护住全身各大要处,倒也护得密不透风。少年哪肯放松,步步紧逼,就在大头和尚左躲右闪之际,少年突然飞身跃起,冲天而下,剑气裹人,人随剑气,只见剑气,不见人影,大头和尚大叫一声“不好!”,但想躲已来不及了。少年的剑尖从背后已经逼向他的脖子。“大哥,不要!”一团白影向剑气闯来。少年稍一愣神,剑气一沉,剑尖早已刺穿大头和尚的左臂。大头和尚惨叫一声,捂住左臂,血从指缝间往外渗。“小妹,怎么是你?”少年犹自不相信似地望着月娥。原来出来阻止他的正是月娥。“大哥,饶了他吧,他对俺也有救命之恩。那年仇家追杀到大漠,若不是他施以援手,小妹我恐怕早已命丧大漠了……”  “不好,快救国师!”  四下里人声如潮,汹涌而来。    少年拉起月娥,越过人群,早已远去。  蒙古军中有几个轻功厉害之人竟然跟了过来。  “不知好歹,找死!”少年怒喝一声,瞧也不瞧,甩出三把飞刀,只听背后三声惨叫,死尸栽倒。剩下的吓傻了,再不敢轻举妄动。  少年和月娥飞身上马,急驰而去。  身后铺天盖地的呐喊声、马蹄声由远而近。  “走,大哥,下暗道。”月娥揭开一块地板,大声说道。  两人各举火把,先后下了暗道,到了大漠的另一个出口。  师叔早已备好马匹、行李,等候多时了。  三匹千里神驹,借着月色,越过大漠,向中原飞驰而去…… 共 561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预防睾丸炎的产生要重视生殖健康和卫生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癫痫好
昆明治疗癫痫专业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