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岳阳信息港 > 育儿

有一种伤害只是为了爱一

发布时间:2019-07-12 00:10:12

有一种伤害,只是为了爱(一)

昨晚,我又又一次失眠了。依然因为那个意外的。

七点二十五分,我松弛紧蹦了一晚的神经,闭目养神,趴在书房的桌子上做起梦来,我竟梦到死去的丈夫,梦见乡村的大海,梦见带着女儿来到她梦寐已久的动物公园,五岁大的女儿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公主裙,在阳光下她孩子气的微笑着,她突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她蹦蹦跳跳的在公园的林间小路上玩耍,细碎的阳光停留在她回头的那半边脸上,眸子清纯的回头对我招手“妈妈,快来,爸爸在前面等我们了”,当我差点触摸到她的时候,我被身后的一个力量活生生的拉了回来,我惊恐的大声呼叫。

临出门的时候,女儿送我到门口,我蹲下身子去亲吻她的脸蛋,她一如即往的笑着对我说“注意安全,晚上等我回来”,我在路上不停的回想女儿在门口对我挥手,回想我早上做的那个梦,一切都好象预示着什么一样,我突然伤心起来,眼泪就如窗外的冬雨一般,我突然觉得自己对不起起她,她从出生到现在都跟着我没过一天好日子,而如今她还不知道,她妈妈今天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在街角的一间咖啡馆门口停下,推开重重的玻璃门,我不喜欢西餐,不喜欢咖啡,但喜欢餐厅的情调,咖啡的感觉,重要的是,这里的老板娘是我的朋友,就算我有个三长两短,也好在这举目无亲的城市,有个人通知我的女儿,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步进二楼的角落,这个位置清净,适合谈话,不会受到任何人的干扰。走入自己喜欢的场所,其实是走进了自己的心情。

他带着一顶鸭舌帽,将帽檐压的低低的,一件灰色的耐克运动外套,眼睛一直望着窗外,俩只手紧紧握住半杯白水的玻璃杯,来回不停的搓动,由此可见他的紧张程度比我大,我轻声的咳嗽了一声

“你好!我是你昨晚打的小梅”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伸出手等着他的回应。

“……你好!我……是小山……”他腾地站了起来,整个表情还是隐藏在了他的帽檐下,用五秒中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句话,他伸出手,我们礼貌的相握,他的手很粗糙,整个手心都是湿漉漉的。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我反而轻松了下来。

“你想喝点什么吗?”我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拿起桌面上早已准备好的菜单亲切问他。

“那个……随便……”他说完轻咳了一声。

“那就点个热奶吧!这样有助与集中情绪,我经常来这里的,我就喜欢喝。”我在他面前努力的让气氛放松下来。

招手朝笔挺的站在餐厅一角的服务员,点了二份热牛奶。餐厅一直循环的放着一首古老的歌曲《是不是在这样的夜晚才会这样的想起来》,优美的旋律,将我的思绪又带回了那个用着遥远记忆的年岁。

“其实,我丈夫也是福建人,算起来,我们还是半个老乡了”

“是吗?”

“不过,他已经去世三年了,”说完,我后悔了起来,我矛盾起来,我知道,我今天一定要想办法打破这种僵局,让他说出他想说的,但我突然的这么一说,也许效果会适得其反。

服务员打破了我们的沉默,我对着他说“热奶应该趁热喝”,说完,他闷哼了一声,发现自己都被自己这么白痴的话吓了一跳,我用手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默默警告自己,不许在说错话了,应该集中精神,为了女儿,一定要活着回去。

他喝完一口牛奶,抬起了头,明亮的玻璃反射在他脸上,满脸胡须,疲惫皱纹爬满了他的脸蛋,很难想象这就是曾今驰骋商场的建筑大王,岁月在他脸上刻上了“岁月不饶人”几个大字,我望着他的眼睛眠起嘴唇笑了笑,我努力的让自己的脸蛋保持着平静。

“我们开始吧!”他没容我开口,就切入主题了。我点头,拿出电脑,摆好录音笔,一切准备妥当,然后仰起头,对着他说“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他双手又在玻璃杯上来回的搓动,我突然醒悟起来,他也许是对着面前的这些仪器,感觉到害怕了。我关掉了电脑,也将录音笔收了起来,我笑着对他说

“我们今天就像朋友一样的聊天,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出来吧!我可以帮你的,我一定尽力而为,希望你放松,真的相信我。”他望了我足足三秒,点头。

我七十年代出生在一个沿海城市的海边,那是个穷困的小山村,稀稀拉拉坐落着几十户人家,大多数都是本性人,只有俩家是从梅县那搬移过来,祖祖辈辈都是靠水为生,男人开船出去捕鱼,年少妇孺都在家操持家务,在我二岁的时候,我父亲出去捕鱼就再也没回来过,为了养活年迈的阿爷阿嬷,母亲就将我绑在背上,找邻居亲戚凑了点钱,在街道的菜市场开了个卖鱼档,起早贪黑的做,也只够维持我们一家四口的生活,母亲每天都要四点起床,做好早饭放在锅里,在背上我去三十里外的海边挑新鲜的鱼,在俩只肩挑上鱼回市场开档,一年四季,母亲从不休息,因为只要她休息一天,我们家就开不了锅了。

我家邻居就是梅县搬过来的外姓人,他们一家看我母亲一个人不容易,就经常的救济我们,有时候还帮母亲照顾年迈的老人,母亲是个懂得报恩的人,她经常都会留下俩条鱼送给他们,这样一来二往,我们俩家的关系就如同亲戚一般,甚至是比亲戚还要亲。

他们家姓陈,有个和我一样大的女儿,叫陈小红,等我到五岁可以自己有点自理能力的时候,母亲就将我放在家里,我就和小红每天在一起玩泥巴,我们玩的多的是过家家结婚,那时候,我总是会胸满成竹的告诉小红,等我们都长大了,我一定要娶她,那时候,小红总是笑嘻嘻的跑开,边跑边回头边做鬼脸,俩只小手在脸上做不知道羞羞。

我和小红就这样在一起上小学,一起中学,在学校我总是扮演着哥哥的角色,我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她从小就比我聪明,所以放学回家的路上,她总是会装肚子疼,骗我帮她背书包,就这样,她肚子疼了六年,我也就免费为了背了六年书包,我明明知道那是装的,但我还是乐此不疲的做着,只要和她在一起,那就是我的快乐。

我家境一直没起色,母亲也是由于长期的劳累,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所以我读完小学,就没机会在像小红一样去三十里外的镇上读初中了,记得,开学的那天,天上下起了大雨,我们农村有个习俗,就是孩子出外读书,打工,一定要挑个下雨的日子出去,这样代表事事顺利。我整个暑假都跟着叔叔们出去捕鱼,我偷偷存了点钱,她走的那天早上,我在二楼的坝场上看到她母亲在收拾东西,我的心就像被什么东西刺了,隐隐的疼痛起来,我跑到X的小卖店,用我存下的三块钱买了一个带锁的笔记本,我将它揣在衣服里,一直躲在村里一条去镇上的小路,雨下的很大,我就躲在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下,我将贴着身体的笔记本一遍遍的抚摩,焦急的等着小红。

我记得很清楚,一小撮的时光就像施了魔法一般,怅然地盘旋与她的记忆之中,小红穿件一件洗的有些微微发白的裙子,背着俩大带东西,望着她撑着一把带红点的小雨伞,从小路慢慢的走过来,她一直回过头张望,好象在期待着什么出现一样,我从路边的石头下伸出手拉住了她,她吓的大叫起来,当她回头望到满脸笑容的我,惊奇的双手环绕住我的脖子,小红身上淡淡的清香,大蓬大蓬的云朵从我们头上飞速飞离,带着暮色渐猊的气息,在汹涌的蔓延。

我将笔记本从身上掏出来,塞到手里的时候,她大滴大滴的泪水从眼眶崩涌而出,我心疼的替她擦了眼泪,小红转过身,望着我,温柔的说,“你可不可以亲亲我”,然后我的嘴唇触到小红的嘴唇,有冰凉的温度,一直燃烧着我的整个身体。天色已经快黑了下来,我看到小的眼里有流光在流转。我伸出手说“小红,我送你吧”。

那天,小红说,“小山,等我,等我读完书,我们就结婚,小山,你一定要想我,小山,如果你想我,就来看我,小山,以后你每次都送我吧!,小山,没有你,我会害怕”小红说了很多话,我背着俩大带东西,跟在她的身后,不停的答应着,我望着伞下的小红,满眼都是幸福。

九五年的时候,小红终于毕业了,我也继承了母亲的鱼档,七月,我们俩家定婚了,从那以后小红总是会跑到菜市场帮我忙,她说,等我们赚到钱了,就结婚,为了这个目标,我开始多进货,已薄利多销,送货上门的方式经营,但一年下来,小红瘦了,黑了,可存折上的钱终于冲上了三千,足已在我们这个小地方摆上几桌,请上亲朋好友了,于是,我们俩家都商量着,年底就将我们的婚事办了,随便买点聘礼给小红就成,俩家都是老实人,也都没意见,就这么决定了。

那时候,人穷,我带着小红去镇上挑聘礼的时候,她就买了一套三十块的红套装,买了一只十五块的手表,还死活的给我买了一套灰色的西装,小红说,结婚穿西装觉得正式,喜气,电视里的新郎都是这样穿的,一百块就这么没有了,我在想带小红去买点化妆品之类的,她拒绝了,她说,她不习惯在脸上涂这些东西,白白的,就如祠堂里贴的僵尸照一样,那天,我们俩回家的时候,路上我一直没说话,我知道,这有多委屈小红,晚上,我蹲在坝上抽了一夜的烟,我发誓,我一定努力赚钱,一定要让小红过上好日子。

结婚就请了五桌,小红的父母亲说,他们家也没亲戚,我们就请村上的这十几户人家来凑了个热闹。那晚,等送走所有乡亲,关上门的时候,望着眼前美丽真实的小红,我抱起了她,在房间打转,小红在我怀里用小手轻轻的锤打我,望着眼前的小红,我对她起誓“我小山,从今以后好好对待小红同志,争取一年抱两,争取赚到大钱,让小红过上人人羡慕的日子,”说完,我和小红都抱着哭了。

开春的时候,村里突然通知,现在菜市场要归X统一管理。实行签合同制,一次性交清一年租金,半年的保证金,一共是一万二千块,这对我家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刚为了结婚发光了所有积蓄。晚上,我和小红商量,让她在家带孩子,照顾老人,我上深圳去打工,听说村里的二强子在深圳做建筑,一年赚了一万多回家了。怀里的小红动了动身子,她抬起头来,眼睛里又满是泪水,坚强的点了点头。

二月十三,这天是小红看黄历选的一个吉日,那天,我坐上去县城的公共汽车的时候,我回头还看见小红站在路边朝我挥手,我一直趴在窗口望着,直到小红的身体一点点的变小,消失为止,小红这天没哭,也没任何叮嘱,但我们心里都知道,对方的心思。

坐了十二个小时的车后,半夜俩点汽车到了深圳罗湖火车站,刺眼的光芒刺醒了我迷糊的眼睛,我下车后,看着整车的人都很有目的地的朝各个方向奔去,我就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的乱窜,实在是没办法了,才在候车室找了个小角落迷了会眼睛,等天亮了,我就出去找工作,个个都说,深圳遍地黄金,这次我一定会赚到大钱的。

我在深圳各个大小角落奔波,只要看见是招工广告,建筑工地,我就跑进去问,但每次都被人拒绝,我晚上就继续睡在候车室,我从下车的那刻起,我就算了身上的钱,还剩十三块七角,这俩天我就每天只吃一个面包,渴了就去喝候车室的自来水,在第三天的时候,我终于在一个建筑工地找到了份工作,包工头告诉我说“是做小工,每天按十五块钱计算,下雨休息是没钱的,三个月结算一次工资,平时要用工资,就写个条去财务那支,但每次都不可以超过一百块,包吃包住,想做就放下行李,现在开工”,我想都没想,赶紧点头答应。起码这样我也有个地方吃了,有个地方睡了,至于其他的就慢慢在算吧![1][2]

曲靖牛皮癣哪家专科医院好
自贡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楚雄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韶关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