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岳阳信息港 > 金融

梦星封 第五百零八章 对峙

发布时间:2019-12-05 06:44:52

梦星封 第五百零八章 对峙

龙轩儿终于被说动了,亦或者说,她终于明悟了,悟通了一个她多年以来从来没有想过的道理――退一步,海阔天空。

是啊,退并不是就代表失败,反而可以集聚更大的力量来反击,只要自己的心意未变,只要不曾放弃,那么她就不是懦夫,不是无情之人。

缓缓的吐出口气,伸手抚了抚额头上散落的碎发,不知不觉中,龙轩儿身上的气质悄然间发生了一种奇妙变化,她还是她,只是,自然流漏出的那份坚韧和从容,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也许,这就叫做成熟,这种味道,就是成熟的味道……

“退!”

简单的一个字出口,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周围人闻言顿时都是心中一震,虽然这个命令是撤退,可是他们却有了一种想要往前冲杀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仿佛在这一刻心中更加的安稳、安定了起来,就好像有了主心骨一般,只要跟着说话的这个人,面前就不会再有任何阻挡。

铿锵的命令之下,众人同时转身,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那整齐划一的频率,几乎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做出这个动作的,是同一个人,是同一个人的影子一般。

“想走?晚了!”

莫天都那肯如此轻松的就放对方离去,顿时怪笑一声,大喊声“杀”,身后众立即随之冲杀了过去……

苍茫的旷野上狂风呜咽,低矮的褐色野草随风倒伏,一波波犹如浪潮,汹涌着延伸远方。

天空上雾隐丝丝,宛如菱纱遮蔽。

倏然间,一道青紫遁光划破雾气的缠绕,从天边激射而来,那骇然的速度,恍如闪电掠过虚空。

莫名的,那速度惊人的遁光,骤然间突得一顿,就似忽然被什么东西凭空斩断了一般,顷刻间消散不见。

当遁光散去,露出里面一道黑袍矮瘦的身影。

那人似乎犹豫了一下,继而抬起头来,微微扫视一眼四周

,这才将身形从空中缓缓的落下,当其足部方一触及到荒草叶尖的瞬间,便骤然停住,整个人犹如是怒潮中的一块礁石,任凭那褐色海潮冲刷,却依旧岿然不动。

“这个混蛋!”

格鲁斯面色阴沉声音充满了愤怒,继而狠狠的一咬牙,终于翻手取出了那枚紫色的灵引卡,伸手轻轻一抹,面前再次化出了那道圆形光幕来。

这已经是他不知道多少次被迫激发起灵引光幕了,无数次的骚扰,几乎已经将他的神经击溃,即便是数次发誓不再去理会,可那可恶的家伙似乎总能找到他的怒点,从而迫使他不得不一次次的违背自己的誓言,到了现在,他那沉寂了数百年的道心,已经被对方撕扯得零落不堪。

此时望着光幕上的那个红色的光点再一次倏然消失,格鲁斯的神经终于崩溃。

啊――

他忽然猛的仰头怒吼,愤怒的双眼赤红如血,就如同一头饥饿的魔兽,终于露出了它的森然獠牙。

砰――砰――砰――

数声巨大的轰鸣骤然响起,翻涌的褐色浪潮中,亮起数个巨大的光球,大片的地面在光球中砰然粉碎,化作漫天的黑雨倾撒飞扬,在狂风的席卷下,顿时形成一片巨大的尘暴,天空被遮蔽,这片空间顿时陷入一片昏暗之中。

格鲁斯一身的灿灿金光,缓缓的收回手臂,奋力的强忍住浑身的颤抖,攥紧的拳头,指节中发出噼啪清脆的爆音,仿佛被折断。

“这个混账东西,即便你是圣灵转世,老夫也非要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格鲁斯咬牙切齿,对那个叫做楚天的家伙恨到了极点。

如果凭着真实的实力,他的神识可以轻松将这一片空间覆盖,可现在由于有大阵的存在,他不得不强行隐藏压制修为,如此一来,在没有灵引卡指引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无法追踪到对方的踪迹,这也是他为憋闷之处。

久在高处的灵族大长老,何时曾受过如此的戏耍,何时有过如此憋闷的气恼感觉,他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空前的挑衅。

然而,不管他是如何的高贵,实力是如何的高绝,在如此的境遇之中,他就好似被重重的枷锁牢笼束缚着,只能强自忍下来。

但是那种愤怒,却已经快要到了崩溃的边缘,谨守在心底的那一丝的理智,才让他能够不立刻爆发。

“圣灵,该死的圣灵,我们寻找了这么多年的圣灵……”格鲁斯用一种几乎是从牙齿中发出的声音,狠狠的叨念着,却是悻悻的再次将灵引卡收起来,继而倏然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远方激射而去。

“老家伙!居然这次没有追过来,呵呵,学乖了?还是气傻了!……”孟大少慵懒的斜倚在蜂王的背上,脸上满是古怪的笑意。

又在面前的灵引光幕上扫了几眼之后,伸手轻轻一挥,光幕和灵引卡便瞬间消失不见。

“看来这次是真的不再追了……这下可有些费脑筋喽……”一手拖着下巴,眼睛忽闪着不时卡动,孟天河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嘴角忽然再次露出一丝微笑,揉了揉鼻子,笑着自语道:“算了,反正老子也快到地方了,既然你不来追了,那就换老子去找你好了,我到要看看,你气炸毛的时候,会不会将所有人都杀光,哈哈……”

一阵奸笑过后,从怀中摸出那只“酒壶”,送到嘴边小小的抿了一口,这才舒服的再次仰躺了下去。

外面打生打死,他却恍如是在游山玩水,巨大的蜂群所过之处,就恍如一条死亡的通道,生灵尽绝……

百丈高崖间,一道碧色瀑布,恍如匹练倾泻而下,砸入下方幽潭中,发出隆隆轰鸣,飞溅的水雾渺渺腾腾,化作浩淼的烟云蒸腾,弥漫整个巨大的峡谷。

情慕容一身红纱轻裙,迎风傲立,衣角飞展间,好似飞天的羽翅,拍打着周围水雾缭绕,形同舞蹈。

“情师姐,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一个娇柔软诺的声音轻轻的从身后传来,带着一丝深深的惧意。

情慕容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却是并没有理会,迅速的在瀑布中间那一小块黑色礁石上扫了一眼之后,目光便再次锁定在对岸的一群黑衣人身上,神色凝重的恍如冰封。

见师姐对自己的建议毫不理会,左夏的心中翻腾不已,现在的情势对于她们十分不利,对面那三名黑袍修士,很明显都是鬼符宗的,而且修为都不低,如果真的打起来,己方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

“可是……如果真的就这么走了还真是好可惜啊……”

想及此,左夏的目光开始变得飘忽起来,闪动间,再次望向了那块黑色的礁石。

这是一块夹在瀑布中间的黑色礁石,由于流水常年的冲刷,礁石的下方已经深深的凹陷下去,远远的看上去,那模样就似一只巨大的黑色蘑菇。

这枚巨大“蘑菇”的顶部,有几点青色隐约可见,就恍如蘑菇上点缀的斑点。而让情慕容全神关注的,却正是这些斑点当中的一枚。

一根细嫩的根茎上寥落的挂着两片碧绿叶片,形如嫩芽,看起来毫不起眼,可就是这种草叶一般的植物,却有着一个传奇般的名字,“千羽灵参”。

“千羽灵参”之所以能有偌大名头,主要的还是因为它有一个让无数修士为之疯狂的作用――增长寿元,而且还是大幅度的增长,对于金丹之下的修士来说,效果更为显著,几乎可以成倍增长。

如此逆天的灵物,一旦出现,当然会引来无数修士的争抢,甚至每一株“千羽灵参”的出现,都会引来一阵腥风血雨。

如同传说中的一样,现在她们所面临的,就是这样一场即将来临的腥风血雨,面对如此重宝,谁又肯轻易退却,不管是她们,还是对面的那群鬼符宗的修士,那个不想从中分一杯羹。

可是左夏却真的不想为此涉险,她的性格一向都有些怯懦,平时就很少与人争斗,只是一心的苦修,几乎是足不出户。

本来她是不想参加这次灵战,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她从不沾边,虽然参加灵战可能会获得丰厚的奖励,可她并不眼红这些,她只想静静的修炼,她从没有野心、报复,她就只想好好的活着。

可让她无奈的是,因为这次少宗主非要参加灵战,所以宗主不得不临时变动站队人员,而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选中的,原因无它,就因为她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能力――破魔法眼。

破魔法眼,是一种可以克制魔物的天生灵眼,而因为灵罗战场当中魔物横行,所以她个就被宗主给选中了,成为了站队当中的一员。

严格的说,破魔法眼也算是一种天生道体,只不过这种道体并不是完整的身体,而是修士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或者器官。左夏的道体就是她的这双眼睛。

此时,左夏的眼神又开始飘忽了起来,就当她目光无意扫过下方的瀑布之时,却猛然发现了什么,脸上顿时浮起一片惨色。

宝宝不吃饭什么原因
小孩发烧38度怎么办
宝宝高烧39度的处理方法
小孩咳嗽呕吐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