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岳阳信息港 > 军事

科学网大学里的说教课弱智课扯淡课文双春的

发布时间:2019-07-09 13:28:29

课堂是教师的工场、学生的战场。课堂本如“鸡笼”,进出全凭习性,然而近年来大学课堂已酷似“牢笼”,教师要远离之,学生想逃离之,教师“进笼”要靠教育部明令约束,学生“进笼”要靠任课教师点名胁迫。教育就是培养良好的习惯,当教和学的习性被祛除或没养成,上课或到课多难呀!就像大白天要把鸡们唤进或赶进笼子,不容易!即使被唤进或赶进了笼子,能安心吗?上有言:“靠点名留住学生的老师,就像靠怀孕留住男人的小三。”“小三”的心思在钱财,“小三”的手段是胁迫。看来大学课堂在退化,大学老师在沉沦。清华大学林章凛老师在其博文《一个清华教师的忧思》中说,大学生们喜欢两类课程,“要么是老师已经消化好的、按部就班授予的课程;要么是概论性的课程,大家听听高兴就是。”不能埋怨学生,是课堂和老师太让学生失望了,某种程度上说,如今的大学课堂上,学生不仅长不了知识,训不了思维,学不了方法,悟不到大道些什么呢?学生们说,对待这类课程作业,大伙都是直接到上拷贝,看都不屑看,所以自己的作业中写了些什么当然不知道啦!这类课是在培养什么品质、什么精神?第二类是“弱智课”。大学开了很多所谓的通识课,在他们看来就是鸡肋课,不学不行,要算学分的,学又实在是无聊,都是些弱智的东西,不会长智力,只会损脑子、伤身子。典型的如《计算机概论》,讲的什么windows、office、打字、制表、上等等,现在的小学生都会的东西,居然还要在大学的课堂里讲一两个学期,更何况这种实践性很强的课程,扔个把戏让学生玩玩,无师自通。学生们说这类课不仅折磨学生,也折磨老师,因为没有学生听,所以老师们比对牛弹琴还痛苦,都被磨成了自言自语的“神经病”型。有时候,本来百多号人的课堂不足十人,老师也要强装笑颜,自我陶醉。学生说非常同情这类老师,也非常佩服这类教师,他们都修炼成了一门“两耳不闻课堂事,一心只教自己书”的从容淡定功夫。第三类是“扯淡课”。“一所名牌大学,70%的教授都是扯淡的。”这已成了经典段子。学生们的切身感受也是这样。本来对“说教课”抗拒,对“弱智课”鄙视,对基础课和专业课充满期待,没想到这些课原来都是些“扯淡课”。这些课程本来是非常重要的,构成一个学科或专业的体系,需要足够的内容和课时作保证,但如今,通识课程弱智化,专业课程概论化,基础的、抽象的、难懂的一般都从教材中抹掉了,即使剩下一丁点,任课老师也是视而不见或有意回避的。课堂上,凡是学生不懂或难懂的,老师只字不提,凡是学生已懂或易懂的,老师是滔滔江水。这类课主要靠其本身的重要性维持较高的到课率,学生们每次都是怀着对老师的崇高期待去上课,生怕漏掉了一些重要的信息,但想不到老师每次课都是扯淡,很令人失望!课堂上偶有点改观,却可能是又多扯了一些与课程无关的淡,如国际形势、股票走向、光荣历史、儿女情长等等。这几天清华又闹出了“论文博士”。仿照“论文博士”,在下造一个新词:“分数学士”,就是只要分数不要上课甚至不要学习的学士。“分数学士”比“论文博士”的危害性更大。“分数学士”是学生自愿追求的,还是大学“逼良为娼”的,这是一个大问题。

微信小程序入口
营销知识
微信小程序哪里申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