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岳阳信息港 > 健康

气运之主 第三百四十章 凤轩楼的往事

发布时间:2019-12-05 07:37:21

气运之主 第三百四十章 凤轩楼的往事

临天跟着梦中的自己进入了凤轩楼。

这里也是充满着回忆,临天知道,这里也正是在京城出名的地方,那首将进酒,是临天的成名作。

雕栏玉砌的阁楼,万盏幽光的烛灯,偏偏飞扬的彩带,婉转动人的琴声,凤轩楼,京城的文人们都喜欢的地方。

临天和拓飞刚来到大门前,就听见一段悠扬的琴声从里面传出,甚是美妙。临天细细的听了一下,虽然只是隐约之感,但是心中还是有所赞叹,不愧是凤轩楼,这琴声比起万花楼的琴红妆来,竟毫不逊色。

临天跟着拓飞走进了里面,此时的客人非常之多,大部分都是年轻的公子哥,看得出,这里的人们家世背景都不简单。不得不说,这里确实和那些青楼之地有着天壤之别,并不喧嚣,也没有花天酒地的浪荡之人,大家都很讲究,也很懂规矩。

虽然没有奢华的装饰,也没有如何的排场,但是从大堂的众多的名贵字画就能看出,这是低调之中的奢华,更是品味上的不同,即便是个享乐之地,但更多的却是书香之气。

‘凤轩楼’的内部是镂空的,中间是四架天梯撑起的舞台,凤轩楼的姑娘们就是在上面表演的,一楼是大厅,有很多的散桌,此时已经坐满了人,二楼到四楼则全部是隔开的雅间,都是面向中央的舞台。而五楼,很明显,都是贵宾和大人物的去处。

拓飞带着临天,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二楼的一间房内,这里的视野很好,能清晰的看到看到中央的舞台,而且是正对着的,临天一看便知,这可能是拓飞的常用房间。

随便点了些酒菜,临天和拓飞终于坐了下来。临天看了看下面的舞台,此时一位女子正在舞台的中央抚琴。之前在楼外听到的琴声,就是这位女子弹奏的,正验证了临天的想法,女子的琴技。非常的娴熟。

“咳咳,托飞兄今日带我来这里,想必一定有什么有趣的节目吧?”临天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拓飞说道。

临天的心思还是很细的,不过对于拓飞就更加不用费什么脑子了。相处了这么久,很容易就能看出拓飞的想法,说是带着自己逛逛京城,从北边一直来到了南边,但是一路上并没有过多的停留,临天一看便知,拓飞他已经事先想好了去处,便是这里。

拓飞笑道:“哈哈,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其实也没什么。今天是凤轩楼的‘琴诗对韵’。”

“琴诗对韵?”

“恩没错,凤轩楼每隔三个月,都会举办一次‘琴诗对韵’,这可算得上是大日子了,嘿嘿,这‘琴诗对韵’顾名思义,凤轩楼会选出几位佳丽出来演奏,而且此时下面众多文人,便可以根据自身的感受上前赋诗,演奏的姑娘们选出中意的诗句。当然也是的诗句,若是哪位才子有幸被她们选中,便可以成为贵宾,不仅能够单独与弹琴的姑娘。在五楼的雅阁欣赏琴乐,更有机会获赠姑娘们的‘礼物’呢!”

听了拓飞的讲解,临天似乎明白了他的心中所想,半睁着眼睛,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今天是来吃饭的,至于其他看看热闹就好。”

貌似是自己的小心思被临天看穿。拓飞有不好意思,尴尬的说道:“额……呵呵,临天兄啊,哈哈,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我建议你今天一定要露一手啊,你可能不知道,今天比往常还要隆重呢,几乎京城的有些名气的公子哥都会来的。”

临天问道:“哦?你之前不是说过吗?三个月就有一次,难道这次的与平时有什么不同?”

拓飞点了点头,眼睛亮了起来,似乎有些兴奋,说道:“临天兄有所不知,这几天一直再传,‘凤儿姑娘’提前从天子书院出来了,后天皇上的盛宴,邀请了凤儿姑娘前去弹奏《凤鸣轩》,所以她已经提前回到了这‘凤轩楼’,嘿嘿,也就是说,今天的这‘琴诗对韵’,可是在她面前表现的大好机会啊!这凤儿姑娘一向是注重文采,若是临兄能得道她的青睐,那以后还何愁没钱?哈哈哈。”

“僕~!”临天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差点呛到,无语的看了一眼拓飞,“咳咳,你还是收起你的心思吧,我说过了,我只是来吃饭看热闹的,没什么心思琴诗对韵,你若是有兴趣你上便是,不过你不要拉上我,跟你一起准没好事,你忘了上次万花楼的事?”

听到临天说起万花的事情,拓飞一时之间,还真的不好说什么,那次确实他也没想到,那个琴红妆竟然传统别人羞辱临天,不过幸好临天机敏,早已经看穿了诡计,所以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拓飞说道:“额呵呵,那好那好,临天兄若是没兴趣,看看热闹便是,我不勉强,嘿嘿,不过等一下,我是一定要试一试的,我可跟你说,这凤儿姑娘应该就在楼上的某个雅阁之中看着呢,她可是天子书院的人!如此好的机会,可要把握住了!据说她可是倾国倾城的女子!”

说到女人,拓飞一直觉得临天似乎并不感冒,按照他的年龄,正是风华意气的时候,可是却很少看到他的风流之象,直到今天他看见了临天和李中民的谈话,虽然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是拓飞也明白了,临天可能心中有人了。

临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还真是十句话离不开女人。不过我还是劝你,期望不要过高,免得到时候难受,照你说的,今天可是来了不少才子,既然这凤儿姑娘这般厉害,我想普通的秀才可入不得她的眼,我看这里面举人和进士文位的人也不少吧?”

拓飞表情一泄,说道:“唉,只是自然,毕竟凤儿姑娘可不是一般人,所以你说的没错,几乎每次对韵能被选上之人,差也要是个举人文位的,像我们这种初出茅庐的。基本没什么机会,更何况这次凤儿姑娘在。不过有机会,总要试一试的!哈哈。”

临天点了点头,对于拓飞的乐观心态。倒是很赞成,“恩,说的不错,重在参与,至少也是一种历练。”

“嘿嘿。这是自然,和我一样的人很多,几乎每次来都会写上几首诗,虽然不能得到彩头,但是也算好似一种交流,长长见识也是好的。”

说到了心仪之人,不知为何,临天心中有了些许苦涩,就算是两世记忆,但他也还是青春懵懂。说真的他并不清楚,自己对赵若语的感觉,只是萍水相逢,却恍若相知数年。

又或许初他并不在意,只是潜意识里,说着说着,便在意起来了,空谷幽兰般的姿态,宛若明月的双眼,临天自己觉得。这可能是一种仰慕,任何人再见到赵若语的一刹那,都会挪不动眼睛的。

朦胧的面纱,神秘幽静。纤细修长的身影,宛若清泉动听般的声音,这是临天在这个世界上,挥之不去的女子……

拓飞看着临天若有所思的样子,眼中一亮,似乎想到了临天之前同李中民口中的‘她’。不禁悄悄说道:“临天兄,莫非你心中之人是那白衣男子口中的‘她’?”

其实在临天和李中民的谈话中,拓飞已经从逐字之间,联想到了那个‘她’的身份,只是无论如何,拓飞都不能相信,临天的眼光,竟然这般的高。

看了拓飞的询问,临天竟然有些无言以对,他嘴上很想说不是,但是内心中,就好像有个倔强的小鹿,执拗的让自己不能说话,也不愿去说不是。临天也不明白这种感觉,很复杂。

他干脆也懒得解释了,无奈的晃头笑了笑,便又继续进攻食物了。

拓飞瞪大了眼睛,他自认为可是情场高手,从他的经验出发,看到临天的反应之后,他的结论就是,临天一定是死心塌地的爱着这名女子,不能自拔。

他很是惊讶,他没想到一直闷闷的临天,竟然比自己的眼光还高,因为他知道那个女子的大概身份,拓飞看着临天说道:“临兄,在下真是佩服,你这眼光比我的还高啊,果真是宁缺毋滥!只是,这前路漫漫,并不轻松啊!”

拓飞一边说着,心中也是默默地无奈,其实他说的很委婉了,他知道临天的目标,他是若真的想要得到那个‘她’,以现在临天的处境,恐怕比登天还难,在外人眼里,就好像是地球和天上的星星,永远只能仰望

,却并不能交至。

此时,拓飞也终于明白了,李中民的话语为何这般的刺耳,因为这是阐述了一个无可奈何的事实……

凤轩楼内的座位早已坐满,不管是楼上还是楼下。而且看得出,很多人都是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好好的表现一番。不过‘琴诗对韵’还没开始之前,总免不了寒暄几句,谈谈‘人生’,聊聊‘理想’。

很显然,这也是博得关注的一种方式。

“今日还真是幸运,刚回京城,便能遇见凤儿姑娘离院的日子,不得不说,我李某云游四海,造访各处,但是能让我敬仰的女子,还就只有她一个!”

“李兄果真潇洒,听闻今年你已经是举人文位了,不知道‘进士’之后,是否有想为朝廷任职的想法?”

李姓男子眼睛一亮,赞许的看了一眼问话之人,这个问题问得好,因为若是回答得好,很能体现他的情怀,这倒是足够引人注意。

他大声说道:“这几年的玄国形势似乎有些不好,内忧外患,朝政松懈,边境不安,外族更是蠢蠢欲动,身为大玄国的子民,自然义不容辞,待我考中进士之后,定是为朝廷效力的,无论如何,都要尽到我的一份力量。”

“李兄果然是大仁大义,在下佩服。”

“呵呵,这也没什么,如今强国外敌,靖国虎视眈眈,朝中之人我看也是敢怒不敢言的懦夫,等我考上翰林,参加殿试,定要面见圣上,扶持忠良,惩奸除恶,扬我大玄国威!”

男子的话,慷慨激昂,看得出来他是满腔热血,而且声音很大,在场周围的众人,也都看了过去。

“哼哼,我看你也就只能在这里废话,虚有其表,只会喊喊口号罢了!”忽然一人说道。

“你说什么,我虚有其表?怎么你的意思是你有能力?”李姓男子不服,回应道。

“哼,能力不敢说,只是不如你这般虚伪,若真的关心我大玄国的朝政,那你到这凤轩楼做什么?还有心情‘诗词对韵’?文修到了举人文位,就算再不济,也是能够参军的了,你真的胸怀祖国,为何不去边塞参军?守卫领土?”

“我!”男子突然语塞,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很明显,他被人说中了,若真的胸怀大玄国,那参军是的证明,大玄国边塞多年受到打压,若不是有几位‘贤德’坐镇,恐怕早就失手,大玄国除了内部混乱之外,军队的兵力也是不足的,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是短板。

但凡有人提起报国之心,也都是以参军为前提,大玄国的边境动荡,不是一两年了,所以很危险,而且很悲苦。只有真正的铁血男儿,才会前往。

“你什么你?我看你就算了吧,不就是想受人关注吗,方法很多,不一定就是这个,哈哈哈。”

“你,你不也是一样,就算我没有勇气,怎么你有?那你去啊!”

“我?哼!我的志不在此,我的志向,乃是朝政,江山社稷,文人职责,便是如此!我今后还要考取更高的文位,怎么可能有精力参军?”

“哼!都是说得好听!”

此时周围的人,都听着两人的言语,有的看热闹,有的低头沉思,有的则是圆滑的打着圆场,很快,话题便引到了其他的方向,再一次众说纷纭了起来。

…………

珠帘半卷,荧光隐隐,一缕茶香优雅的散开,伴随着紫檀青烟,在房间中肆意的漫游。

精致的雕花倚窗旁,女子轻轻地放下了茶杯,略微的瞟了一眼窗外楼下的众人,极其细微的吐了一口若兰,她面无表情,沉默淡雅,只是眼神中,却透露出些许惆怅,又或是有其他的什么。

修长的手指间,悬挂着一丝琴弦,暗暗地烛光下,若隐若现,女子静静地捋着,不知是因为听见下面众人的谈话,还是因为想起了什么,终,还是无奈的轻轻摇了摇头。

发髻后的金色凤钗吊坠,也随着轻轻扳动,金光琉璃,优雅万分。

只听到一句动人的轻叹,“唉……民不得志,国不能强。即便是才华横溢,怯懦终究无为,纵有万千气运,也是浪费天意。大玄国若真是交给这些人,那距离灭亡,也就不远了。难道真的就没有一个不同吗……”

其实凤轩楼之所以这样的受欢迎,其中的一个原因正是这‘琴诗对韵’,就好像诗词文会一般,文人之间能够交流,还能在众多美女面前展现一下自己,这倒是让很多人得到了满足。

临天和拓飞一边聊着,他们的酒菜也端了上来,随后饿了一天的二人,便悠闲的吃了起来,等待着‘琴诗对韵’的开始……(未完待续。)

治疗动脉粥样硬化的药通心络怎么样
冠心病日常用药通心络有效吗
如何消除小儿积食
如何给儿童止咳安全用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