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岳阳信息港 > 娱乐

欧洲坍塌后的下一个国家将是谁

发布时间:2019-08-20 06:20:20

欧洲坍塌后的下一个国家将是谁?

中国的地方债增长已经进入了一个怪圈。从2010年开始,中国就着手整顿地方债融资平台。

然而,越整顿债务越多,借新债还旧债已经成为了一种模式。BWCHINESE中文撰稿人赵筱赟认为,地方债余额不仅没有在总量上被控制住,在结构方面,也呈现出复杂化与隐蔽化的倾向。这一观点值得关注。

欧洲已经在这场货币战争中倒下,并很可能失去十多年,下一个国家将是谁?

今年以来,欧元区万亿量化宽松超预期推出,丹麦一周内两次降息,此外瑞士、印度、秘鲁、埃及、土耳其和加拿大等国纷纷加入降息队伍。

19日,丹麦央行将存款利率由-0.05%降至-0.2%,将贷款利率降至0.05%。22日欧洲央行公布QE计划后,丹麦央行随即宣布将存款利率从-0.2%降至-0.35%,这是该行一周内第二次降息。瑞典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阿斯穆森预计,未来丹麦央行有可能继续降息。

21日,加拿大央行将商业银行间隔夜贷款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0.75%,此前接受彭博调查的经济学家无一预测该行降息。加拿大央行宣布降息后,当日美元对加元创逾3年来单日涨幅。

波兰央行行长贝尔卡24日表示,欧洲央行推出大规模QE,将支撑波兰货币兹罗提走强。波兰央行致力于汇率相对稳定,该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大多数委员已就降息接近达成一致。尽管该行尚未宣布降息,但可预见波兰很快将加入降息大潮。

英国央行1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出乎市场预料,原本支持加息的两位委员选择放弃加息主张。花旗将英国央行首次加息的时点预测从今年四季度推迟到2016年初。野村证券和德意志银行将英国加息时间预期分别推迟至2016年2月和5月。

本周美国、新西兰、瑞典、俄罗斯、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央行将公布利率决定。多数分析师预计美联储可能在6月加息,此外,加拿大央行率先降息,令市场对同为大宗商品出口国的澳大利亚采取宽松措施的预期升温。

高盛负责人说,全球货币战争在打响,在这场全球货币战争中,目前欧洲已经完败。

巴克莱研报称,欧洲央行出台QE将巩固市场预期,即利率将长时间维持极低位,欧元汇率承压,若美联储如期在今年开始加息,那么形势将更严峻。

德意志银行首席国际经济学家斯洛克预计,欧元对美元明年年底将跌至平价。投资管理公司布兰迪全球投资管理预计,欧版QE会进一步推动资金离开欧洲,奔向美国。考虑到短期内美国经济对美元的提振,欧元对美元汇率还会跌得更低,可能会跌破1:1。2014年,欧元对美元已下跌约18%,跌至平价或跌破平价意味着还将至少下跌11%。

在欧元被抛售的同时,美元成为受益者,美元指数一度攀升至94.497,达2003年9月以来点。荷兰合作银行高级货币策略师简弗利称,美国经济形势整体向好,市场预计美联储今年将开始加息,这些都是美元保持强势的理由。

欧元区成员国国债收益率纷纷降至历史新低。23日,西班牙10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历史新低1.25%,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1.41%,两国国债收益率跌幅均超10基点。

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触及新低0.305%,30年期国债收益率首次跌穿1%,两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0.18%。意大利和西班牙3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下跌25基点。

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跌34基点,分析师指出,由于希腊国债未被排除在欧洲央行QE计划外,令投资者对希腊政局不稳的谨慎情绪有所缓解。

然而,欧洲经过前期大规模量化宽松后,仍然无法走出经济低迷。同时希腊等国债务危机又有爆发的可能,股市、债市大跌,国债违约随时发生。

今年7月底至8月初,希腊与欧元区达成的救助协议将到期,届时希腊将需要数十亿美元资金来偿还欧洲央行持有的该国国债。

由于2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希腊的援助贷款将到期,市场担心,早在3月希腊政府的现金就将耗尽,若届时希腊新政府与债权人的谈判破裂,则该国金融市场动荡、债务违约乃至退出欧元区的系列风险都将提前发生。

上周,欧元区官员讨论了延长希腊的救助计划的可能性,延长时间可能为六个月以上。

摩根士丹利研报表示,希腊政府债券收益率的情况表明希腊有15%-17%的概率退出欧元区和发生债务违约。

《经济学人》认为,即使此时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可能比过去低,但退欧仍很危险,且结局无法预知。短期内,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影响会远超2008年引爆全球金融危机的雷曼兄弟倒闭。

摩根大通基金首席市场策略师凯利指出,事实上,无论那个政党执政,希腊都并不愿离开欧元区,欧元区也已没有三年前希腊威胁退欧时那么脆弱。不过,任何外围国家的进一步危机对渴望经济复苏的欧元区而言,显然仍是不受欢迎的。

欧盟不救助,希腊就威胁退出欧盟,一旦希腊退出欧盟,对于这个政治经济体的打击是很大的,前期的努力会变得付诸东流,新的经济体对于加入欧盟会非常慎重,甚至会导致更多的国家退出欧盟。

欧元区通胀率从2009年以来次跌到负值,而通缩对经济来说是非常可怕的。QE核弹对欧洲经济来说,真能拯救么?

首先,从欧洲方面来说,宽松的直接成因是央行对于债务的购买,但是从欧洲的政府债务评级角度来说,显然是不一样的。

美国当年的QE在于其购入了非常安全的美债,但是欧元区近二十个主权国家,从谁的手里购债?需要宽松的市场危险性,比如希腊、荷兰,而安全的债务所有国反而不需要宽松支持。

说到底,这样的宽松势必只能是集中在德国、法国、意大利,对于边缘地区的覆盖只能用浸润来形容。

即便是确实形成了购债局面实际影响恐怕也非常有限。原因很简单,目前,全球外汇储备共约12万亿美元,约四分之一为欧元。而在这些欧元外储之中,又约二分之一为政府债券,即规模约1.5万亿美元。

如果欧洲启动购债计划,那么意味着,买卖欧元主权债券成了一些央行之间的交易,局限在公共部门,并未进入私人部门金融领域。

其次,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于,政府性质的宽松,对于公众的消费意愿和企业的投资扩张而言能否起到实质性的助推?

日本作为全球的零通胀国家已经在通缩的门槛上挣扎了十数年,这种模式之下,欧洲的宽松是否就能够起到比安倍经济学更加有效的作用?这并不一定。

美国过去QE成功,是在印钞的同时,美国的高科技产业又发展起来了,带动了经济走出危机,如苹果、特斯拉、3D打印、页岩油、FACEBOOK等。欧洲没有新的主力产业崛起,靠传统产业无法取得新一轮的增长。

当前,美国退出QE,2015年年中加息,全球资本都在流向美国,大量资本从欧洲流向美国的话,欧洲的经济复苏更加遥远,只能靠印刷钞票来投放基础货币对冲,否则的话,经济很难。

但是欧洲央行印刷出来的钞票,可能又流向美国套利了,这样就会使得进入一个恶性循环。

另外,欧洲并没有解决高福利和财政、税收统一问题。欧债危机国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勤奋,仍然靠高福利过日子。欧盟内部矛盾重重,并没有解决财政和税收统一的问题,这导致无法及时救助,往往延缓时机。

继欧洲央行之后,交易员表示市场下一个焦点将是中国。中国在2014年创下24年来慢经济成长率之后,对于中国可能得出台更多刺激举措的预期已挥之不去。

分析师指出,投资者需要警惕中国央行(PBOC)短期内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若如此,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势必将迎来新一轮大跌。

中国国家统计局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四季度中国GDP同比增7.3%,增速与第三季度持平。但从环比来看,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第四季度GDP折合成年率环比增长7.1%,增速低于第三季度的8.1%。

此外,2014年12月中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维持在1.5%的低位;生产者价格指数(PPI)连续第34个月下滑。在这一背景下,为稳定经济增长,中国央行有放松货币政策(包括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充分理由。

摩根士丹利认为,在经济活动增长放缓和美元走强的背景下,人民币存在短期贬值的风险,催化因素有两个:

1)中国人民银行引导的年度人民币贬值(从2014年2月开始):这会令市场预期一季度人民币会重复去年同期的疲软。2)一季度出口增速潜在的意外下行和整个季度贸易顺差减小(或者是某个月份出现贸易逆差)。这些将打开人民币贬值的大门。

摩根大通(rgan)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斌表示,预计中国央行将在2015年上半年下调两次存款准备金率,并下调一次基准利率。考虑到近的发展形势和流动性状况,预计央行可能会在中国农历新年(2月19日)之前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料为2012年5月以来首次。

摩根大通预计中国央行很快将恢复公开市场操作,而且很可能在未来几周宣布下调存款准备金率50个基点。考虑到中国央行手头政策工具的数量,也不完全排除央行用PSL、MLF等工具代替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性。

欧洲已经在这场货币战争中倒下,并很可能失去十多年,对中国的有什么启示呢?

必须控制地方政府债务。2015年又是一个地方投资火热的年份,市场上关于中国地方债务风险加剧的声音也越来越高。而中国宏观经济环境正处于下行态势,房地产调整和地方债累计已被公认为是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两大风险。而解决中国当前的地方债问题,首先必须要摸底地方债的规模到底有多大。

目前关于中国地方债的统计,权威的数字是2013年底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报告,当时显示中国地方债累计约17.9万亿元,而的统计数据可能在今年3月份全国两会之后公布。

其实,中国的地方债增长已经进入了一个怪圈。从2010年开始,中国就着手整顿地方债融资平台。

然而,越整顿债务越多,2010年时,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只有10万亿,到了2013年已接近18万亿,借新债还旧债已经成为了一种模式。地方债余额不仅没有在总量上被控制住,在结构方面,也呈现出复杂化与隐蔽化的倾向。

目前,市场中普遍估算,中国整体的资产负债率约为45%―50%,但已经逐渐逼近60%的警戒水平,如果失控,可能就爆发债务危机了。

欧盟空有一个欧洲央行,有一个统一货币,但货币的背后是政府信用,没有统一的财政来源,政府信用何在?所以中国的人民币必须要有强大的政府信用,财政、税收还是必须高度集中在中央手里,防止地方政府权力过大。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的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对立法体制、科学立法、民主立法,对更好地发挥人大在立法中的主体作用都做了很多细致的规定,无疑是一种进步。

尤其是立法法修正案草案第82条,将地方规章、法规立法的程序正义明确书写于法条,为地方政府的权力划清了边界,有望解决存在多年的地方红头文件权力过大、方向跑偏等问题。

因为欧盟没有资本管制,包括日本,导致QE的钞票大部分流出境外套利,使得QE效果不大,甚至恶性循环。中国进行资本管制是当前必须的,防止资本和资金流出,以促进本国经济发展。

就风险控制而言,资本项目管制是安全的方式,但不能因此停止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关键在于,能否预判风险,控制风险,拥有让浮亏可逆的手段。在这个层面,人们对于中国可能吃了亏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任何国际金融事件,都理应成为中国资本项目监管趋于成熟的时机。

随着美元加息临近,新兴市场还会不会出现新的市场动荡?这些动荡是否具有规律性?是否可能传导到中国?都需要政府和研究机构作出回答。

实际上,自2001年加入WTO以来,由于美元基本处于下跌周期,中国对于美元走强的应对经验并不多。因此,对美元走强将带来的市场变化更需要做出详细预案。如果仅做出国际油价下跌有利于中国等局部判断,而不能形成全面的判断,就真的可能在外部环境变化时吃亏了。

中国还需要探索的是,一旦新兴经济体再度出现危机局面,如何应对为合理。比如,如何动用金砖国家银行的防危机制,使之既能起到维护新兴经济体市场的作用,又能拓展中国的国际活动空间。任何重大国际事件,都理应成为中国国际事务进一步成熟的时机。

欧盟、日本之所以QE失败,失去无数年,就是没有新的行业崛起,带动本国的经济发展,美国成功,是因为利用QE的钱扶持了大量的创新行业和企业。

事实证明,光印钞票是没用的,关键是钞票背后的行业和企业能否有活力,有增长动力。注册制必须要开通,这是中国战略性的国策,将使得中国一批真正创新型企业诞生。

中国政府1月14日宣布设立一只400亿元人民币的基金协助为新兴产业的公司提供种子资金。

中国国务院在声明中将该基金誉为推动技术创新的重大举措,并补充称,它将有助于孵化和培育面向未来的新兴产业。

当前,挑战美元的日元倒下了,欧元岌岌可危了,在美国次贷危机期间,欧元一直想挑战美元并取而代之,但是结果可想而知。人民币国际化也是个漫长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的。

中国应当积极鼓励互联金融。跑路没关系,倒闭也没关系,这个行业对中国传统金融业带来真正的革命性推动,是真正的对中国金融系统和生态的补充,一旦这个行业成为中国的普惠金融行业,那对中国经济的促进,对小微企业的输血不可限量。

中国对互联金融,要的是鼓励和支持,而不是监管,因为这是中国金融体系一个市场化的东西,也一个能够对投资人进行风险教育的东西,也有可能打破刚兑的东西,这才是真正的金融。

欧洲已经倒下,而且必将失去十年,接下来将会是日本,中国目前处于一个可好可坏的状态,只要把握住机会,中国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都成为非常强大的国家,但如果把握不好,也容易步欧洲后尘。

怎么样开设微商城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
微信砍价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