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岳阳信息港 > 科技

柳岸旅金狮在夕阳下死去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57:34

(一)  黄昏,夕阳的余辉给小山村涂抹了一层祥和的色彩。  一条毛茸茸金灿灿的小狗崽,被主人唤作金狮,以期它能够胜过对面山麓的赛虎和黑豹。金狮蜷缩在精致而空阔的狗窝窝里,一声不响地耷拉着脑袋,身子还有些微微地抖。从它那凄迷的眸子里,泛着晚霞般的血色,很明显,它曾经忧伤地哭过,而且,是哭了很久。  金狮是一只小雄崽,它是被人偷来的。因此,它幼小的心灵中,恨透了那个赌博成性、好逸恶劳、偷鸡摸狗的混蛋。它也为自己一时的贪玩而痛心疾首。不然,它就不会被人顺手牵羊地卖掉,它就不会离开自己的父母和兄妹,它就不会过早地面对江湖的险恶。不过,它还是感到一丝的庆幸,因为主人对自己相当的不错,是一位真正的好人!  “汪儿,汪儿,汪儿。”只要有半点的风吹草动,金狮就会用它那稚嫩的童音,尽可能地发出提醒或警告,虽然听起来还不是那么回事。  母亲曾经告诉它,雄狗必须有一张洪亮、粗犷、磁性的好嗓子。因此,它从不吝啬自己的嗓门儿,也从不放过每一次练习嗓子的机会。  “刚满小月不久,就晓得吠,真是一条好狗!”金狮白日做梦时,似是主人的声音,它听得有几分真切。  “呜儿,呜儿,呜儿。”每次见到精美的食物,金狮都会抵御着强烈的诱惑,而以这样的呜咽谢绝着。  父亲曾经告诉它,满大(两个)月了就要坚持多吃素食,毛泽才会光亮,身子才有力气,奔跑才如闪电,气场才显强大。  随着年龄的增长,金狮渐渐地明白,狗活着是不能只靠一副皮囊混饭吃的。它结合了父母的一些观点,得出的结论是,狗要活出自己的尊严,就要尽忠心、有本领、好脾性。否则,人们崩出一句“中看不中用的东西”来,自己肯定受不了。再说,它要尽自己的能力与修为,以报达主人的知遇之恩。    (二)  日新月异,冬去春来。  金狮真有出息,两年不到的时间,就毛泛金光,壮如雄狮,气宇轩昂,威风凛凛。更为难得的是,它以自己英勇善战的军事才能,树立了自己方圆几十公里的霸主之位。  “呜儿,呜儿,呜儿。”远处有黑豹隐忍的哀叫声。  “汪,汪,汪。”金狮隔空传音地表达着自己的威慑。  金狮站在主人的塔沿上,它神情严肃、双目如炬地盯着远方,那轻轻摇摆的长尾与不时转动的灵耳,似雷达般地收集着远方的信息:它听出来了,是赛虎在纠缠黑豹。  金狮与黑豹,都是彼此的初恋。黑豹身材修长柔软,毛皮乌黑光亮,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缠绵而温良。自从风流、粗鲁、霸道的赛虎打起了它的坏注意,它就再也没有快乐过。曾经,它与赛虎斗得天昏地暗,结果它遍体鳞伤,只得落荒而逃。可是,黑豹与金狮确立了那种关系后,有金狮无微不至的呵护与关照,它的日子可谓甜甜蜜蜜,幸福满满。  然而,“一山不容二虎”,金狮的小情侣,岂容得下赛虎随意地染指?金狮恨透了赛虎,它如一道金色的闪电,狂啸而去。  “呜儿,呜儿,呜儿。”是赛虎被打击和驱逐的哀嚎。  在田间地头,于灿灿的阳光下,金狮与黑豹时而追逐嬉戏、翻滚撕扯,时而温柔缠绵、欢愉呻吟。不过,金狮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警惕,刚才,金狮从行色匆匆的路人中,它看到了一双恶毒的眼睛。  在金狮的老海里,它太熟悉那双阴险的眼睛了;曾经,那眼睛欲偷走主人牛场的一头肉牛,是它捍卫了肉牛数目的不损;昔日,那眼睛想盗走主人林中的一棵金丝楠,是它护卫了那片森林的完整:还有,夜色中那个打主人大芦花公鸡主意的魅影,不是他,又是谁呢?不过,时至今日,金狮心里还在纳闷儿:那晚,那家伙手中拿了什么武器,是棍?是枪?还是……?  金狮的心里有一个完整的信息库:村子里共有多少个手脚不干净的人,各自常穿什么样的衣服,彼此走路的形态,以及他们身上的气味等,它都了如指掌。因为,这些人大多是赌场失意后,想找本钱反败为胜、扭转乾坤的人。    (三)  深秋的田野,空旷而高远。徐徐的清风中,夹杂着干禾的素香。袅娜着烟雾的田间地头,是几个花甲至耄耋年轮的瘦影,在力不从心地从事着打草、犁田、种菜籽等活计。一阵阵从赌场飞出的喧嚣,似嘲讽着这幅随处可见的劳作场景。  “咩,咩,咩。”一声声凄厉的呼救声,不绝于农人的耳鼓。  “汪,汪,汪。”一阵阵激昂的狂吠声,吸引了农人猎奇的眼神。  “看!有狗子咬羊,金狮快要冲在前面了。”农人议论纷纷。  在旷野的尽头,一只白色的缺耳大山羊东奔西逃着,变调的嘶叫,令人肝肠寸断。在其后,包括金狮在内的十几只家狗,如飓风般穷追不舍。  “汪,汪,汪。”  “呜儿,呜儿,呜儿。”  一阵杂乱刺耳的狂嚎,掩盖了山羊凄厉的惨叫――缺耳大山羊逃之夭夭。  夕阳西下,那只被追逐的缺耳大山羊,背驮着血色的黄昏,疲惫地朝主人家的方向走去。它劫后余生,心有余悸,然而,它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金狮阻止了一场弱肉强食的撕裂,而它触犯了众怒,遭到了以赛虎为首的同类的群殴。万幸,有黑豹与它同仇敌忾、殊死搏杀,才不至于伤骨断筋。但是,小情侣俩都已皮开肉绽,伤痕累累。  金狮将黑豹护送回家后,悄然地回到了自己的窝里,逐一地舔舐着自己的伤口。秋风料俏,它佝偻的身子在不停地打颤,它眼神疲乏而游离。它感到非常的委屈,主人在给它送来素食的同时,还给它系上了一条铁链。  “自家的牛不咬,邻居的鸡不咬,偏偏就跑到远处咬羊了?唉,人言可畏!”金狮曾听到主人万般无奈地自言自语。  金狮的食量明显地减少了,身子骨也消瘦了不少。它除了晚上还保持着高度的警戒外,白天几乎是睡意昏沉、沉默不语。当然它也有例外,那就是乖巧玲珑、善良温柔的黑豹,一拐一瘸地给它送来温暖的时候。  “呜,呜,呜。”远方,有一丝隐隐约约的尖叫。  “嗷,嗷,嗷。”金狮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咆哮。  是黑豹!即使是遥远、柔弱的声音,金狮都觉得清晰可辨。它一定是受到赛虎的欺负了,那家伙对黑豹一直贼心不死。金狮有一种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悲怆:它不在乎自己的江山,却割舍不下心中的情侣红颜!    (四)  社会是一所大学,磨难是一部很好的教科书。金狮在数年的铁链生涯中,它思考了许多颇有深度的问题。  首先,论忠诚,它问心无愧。无论是在铁链加身之前,还是在身不由己以后,它都在恪守着自己的职责。记得自己伤体恢复后,主人在牵着它溜达回来时,它就再也不愿回到那冬暖夏凉的住处。终,善良的主人只好顺从了它,把狗舍改建在它自己选定的位置。其实,新宅并不怎么舒服,但是,它放眼开来,主人的整个家都在自己的视线之内,毫无死角,放心。  其次,论本领,它无狗可敌。周遭,除了赛虎能与它大战几个回合外,其余的见它就摇头晃脑,俯首称臣。忆往昔,那只危害一方的金钱豹,不是自己把它赶至那棵歪脖子松树上,猎人能一枪把它撂倒么?实话实说,难!  另外,论修养,它修身养性。它从不无缘无故地伤人,对那些危害人类的禽畜,它多利用恐吓的方式加以阻拦。记忆中,自己只进过一次主人的客厅。那天,从主人包容的眼神和慈善的笑容中,它读懂了客厅不是自己逗留的场所。它对赛虎的许多看法,也客观了不少:它觉得赛虎的皮毛确是不咋地,一副邋遢的样子;它觉得赛虎嫌得脸,狗胆包天,还有些流氓;不过,它又觉得赛虎有个性,狗缘甚广,执着而担当。哦哦,赛虎易冲动,“冲动是魔鬼!”,它迟早会铸成大错,吃上大亏!  还有,论爱情,它专情至深。自它与黑豹见面的那一刻起,它就认定,黑豹是值得它付出全部真情的那一半。特别是,有了那次“阻击战”的患难,它愿意为黑豹奉献自己的一切,哪怕是生命!它不记得黑豹有多少天没有来了,也不曾听到它那动听的“呜呜”声。还有,那幸灾乐祸的赛虎,也不再来烦自己了,莫非,莫非它们俩好上了?金狮没有深想,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它太思念黑豹了。  其实,让金狮琢磨不透的,还是人,以及人与动物的关系。虽然它想不出其中的道理来,但是它从来没有终结过这方面的思考:就拿自己与黑豹的恋情来说吧,每当黑豹春情萌动时,它的主人总会给它穿上一件细眼的黑色裤衩,什么意思?!它俩要饱受那种欲火焚身的折磨不说,它们觉得,今生没有享受到该有的鱼水之欢,死不瞑目。在不同的领域,人类只投自己的快乐而老爱干预它类的生活,凭什么?!  在金狮依稀的记忆中,生父母那里全是赌博的人;在金狮成长的环境中,它发现主人周围的青壮年,都是瘾君子和赌徒,而务农者都是老年人;在金狮肩挑起保护主人家的重任后,它发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皆白天是人晚上是鬼;附近的那个“笑面虎”,就多次在午夜后出现在主人家的附近,他要干什么呢?  金狮想得太多,可有的就是找不出来答案,以至于它经常头痛欲裂……    (五)  光阴荏苒,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黄昏。  “汪,汪,汪。”是金狮久违的欢叫。  “呜,呜,呜。”是黑豹快乐的呻吟。  一阵耳鬓厮磨、互诉衷肠后,金狮才知道很久没有见到赛虎与黑豹的原因:就在数月前,因赛虎听不进黑豹的劝阻,它又率众狗咬残了那只缺耳大山羊。结果,它俩遭受了与自己同样的命运――它今天才得以平反昭雪。  当黑豹又一次来探望金狮时,它嘴里叼着一只白色的羊爪。金狮轻轻巧巧地凑上去嗅着,鼻子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声响。而黑豹多情的眸子里,净是温柔与心疼。金狮并没有享用这顿美餐,除了晕腥而外,它嗅出了那是缺耳大山羊的气味,它不忍。  原来,缺耳大山羊被赛虎咬伤后,伤口感染,日渐消瘦,终于在瘦骨嶙峋中死去。它的主人蒙受了上千元的损失,恼怒不已,但他还是拨皮、抽筋、熬骨地食用了它。  据金狮所知,在它的辖区里见不到一只山羊了,因为以赛虎为首的党羽,让养羊者万念俱灰。这些深受其害者,就这样便宜了赛虎吗?金狮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缺耳大山羊死了,赛虎又被主人给予了自由。然而,它怎么会想到,等待它的是一场血光之灾呢?某天,它追赶一只松鼠未遂而实在是疲倦了,就在一棵浓阴蔽日的柏树下躺着休息。当它鼾然入睡后,被人用钢管打断了它的两条后腿和鼻梁骨……  赛虎的遭遇,早在金狮的预料之中,只是它没有想到对它的报复会来得那样快。金狮对赛虎充满了同情,因为它的本性并不是很坏,只是缺少主人的调教和自律,缺乏对人类某些方面的认知。  缺耳大山羊的死,并没有换来金狮的自由。相反,赛虎的致残,更巩固了主人长期拴住它的想法――那是因为爱。  一天,黑豹在前面走走停停的,后面跟着后半身上翘,用两条前腿像人一样走路的赛虎。累了,赛虎就用后腿小心地支着,脸上表露出一种痛苦的神色。善良的黑豹,则围着它“呜,呜,呜”地叫着,像是安慰,更像是鼓励!  “汪,汪,汪。”多愁善感的黑豹,悲喜交加。  “呜,呜,呜。”赛虎发出命运多舛的喟叹。  “嗷,嗷,嗷。”金狮的仰天长啸,谁也没有听懂它要宣泄的全部内涵。  狮、虎、豹见面了,并没有呈现出威武与雄壮之景。相反,它们被一种思念、谅解、愧疚、无奈等情绪笼罩着。当然,也少不了彼此的劝勉!    (六)  早春的午夜,风高而月黑。  金狮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它依然在精神抖擞地站岗放哨。它聚精会神地盯着主人的猪舍,因为,它嗅到了一种异样的味道,是一种人身上的烟味,更确切地说,是近向来每晚都会出现的同一个人的烟味。  如果是平常的夜晚,金狮会“汪,汪,汪”地叫个不停,以吓阻起心不良的“野猫子”。但是,今天它没有那样去做,它已失去了耐心,它要看看那个贼到底是谁,并想来一个人脏俱获。  是那个惯偷!也就是以前偷主人的大芦花公鸡不成,而老用奸笑麻痹他人的“笑面虎”,金狮看得真真切切。  那家伙长得五短身材,虎背熊腰,拐肘圈腿;那惯偷常常阴阳怪气,还贼眉鼠眼;那盗贼腰缠万贯,赌偷为生;很多年前,他偷了木材老板的杉树圆木,是金狮帮老板找到了脏物,木材老板还咒骂他“偷树是要埋人的……”  那家伙似乎要动手了,他又看中了什么东西?金狮心里有数,除了几个过时没用过的木饭甑、木澡盆等器物外,猪舍架上什么也没有。偷主人刚捉来的接草猪崽吗?他不担心小猪崽大声呼救吗?  金狮高度地注视着,两个眼珠子几乎要掉出眼眶外。它不敢大声地呼吸,生怕发出一丁点儿的声响。它见到“笑面虎”弯下腰半蹲了下去,用左手轻抚着猪仔的后背,大概是很舒服吧,猪仔似乎发出享受的底吟。他的右手从衣兜里拿出了什么?金狮实在是看不清楚,它只能静观其变。  天啊!他得手了。他怀抱着猪崽站了起来,而那只小猪崽似一块石头般不声不响。金狮愤怒了,只觉得热血沸腾,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地响,全身的肌肉绷得比弓弦还紧,比石头还硬。它微蹲着雄健的身躯,从它的呲牙咧嘴里,发出了一声低沉恐怖的诅咒。“咔嚓”一声,铁链断了,金狮如一枚发射的导弹,飞向了胆敢侵犯主人财产的贼!  “汪,汪,汪。”是金狮怒不可遏的怒吼。  “救命啊,救命啊。”是“笑面虎”死爹丧母般的呼喊。  小村沸腾了。  “笑面虎”偷鸡不成反蚀了几把米:他因被金狮咬伤而住院了,还打了几千元的防疫针;他那偷鸡摸狗的“美誉”,声名远扬,儿孙受用;他想用打麻醉针的新手段,去大捞一把的梦想,如肥皂泡般地破灭了……    (七)  夕阳下,满山遍野笼罩着一层昏黄的霞辉,看上去,似乎凭空增添了一丝悲伤。  金狮气若游丝地躺着,那神情宁静而凄然。它快要不行了,它中了贼人的毒镖,就在“笑面虎”出院后不久的一个夜晚。至今它才搞明白,伤害它的不是枪,更不是棍,而是一种新科技装备,弩!  在金狮的弥留之际,它眼神暗淡、泪流满面。它模糊的意识里,依然记得那个销魂的日子:那天,夕阳粉红粉红的,黑豹没有被穿上那条讨厌的黑裤衩;那天,黑豹因娇羞而风情万种――它是世界上美的新娘。  金狮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在去天堂的路上,它看见黑豹向自己翩然而来,周围是一片金光,那应该是自己的一群小狗崽子…… 共 533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精索静脉曲张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癫痫病预防所需要注意得是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