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岳阳信息港 > 旅游

人们对互联网的误解到底有多深

发布时间:2019-05-15 08:13:32

1月4日消息,人们的生活和交往越来越离不开互联和科技,但是1提到互联和科技,那些专家、学者等权威人士却常常要提一些大而广之的笼统问题,反而忽略了问题的核心:任何科技的变革力首先依赖于起基础作用的人力。近日,芝加哥大学信息学院副教授肯塔罗托耶马(Kentaro Toyama)在The Atlantic站撰文指出,人们似乎把互联和科技看得太重了,以为其无所不能,可以达成任何事,包括消除贫穷,实现和平,带来民主,但是作者却认为,互联顶多就是一个有用的通讯工具,其作用之发挥归根结柢离不开使用它的人,而且它也不是社会变革的首要的、系统性的原因。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能帮着终结全球贫困吗?Facebook能促进世界和平吗?互联能击败普京政权吗?

上述泛泛之谈是近发表的一些文章的夸大其谈的大标题,这些问题既是诱导性的,也是误导性的。你可以把紧跟在其后文章细细品读一番,然后就不可避免地要说,这些文章要么根本没能回答其大标题提出的问题,要么泛泛其谈地扯了半天,结果却回答了一个别的问题。

近的一篇文章对此提供了一个例证。互联能击败普京?是《纽约时报》一篇特约社论文章的标题,其作者是艾米丽帕克(Emily Parker)。

帕克的这篇文章以开头,她说反普京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ksei Navalny)因犯有刑事讹诈罪而被判处囚禁,结果他却跑到大街上同数千俄罗斯人一道举行抗议活动。帕克称其为俄罗斯头号反对派博主。

首先,她说纳瓦尔尼对普京政权构成了一个新的威逼,因为他是个把互联作为一个有效的政治反抗工具来使用的俄罗斯政治活动家。 她声称,在纳瓦尔尼之前俄罗斯不存在互联政治抗议,而且克里姆林宫认为互联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压根不把它当一回事。 在纳瓦尔尼之前,互联仅仅反映出了俄罗斯民众在面对俄罗斯政府时软弱无力的上现实。帕克这一论断纯属瞎扯,因为在纳瓦尔尼发表博客帖子之前,俄罗斯就已经有了很多互联政治抗议。克里姆林宫对此相当重视,要不然它也不至于部署页军团来在上发布有利于政府的言论,从而为政府做正面政治宣传。帕克说多亏有社交媒体,抗议者才可以确保其不至于孤身一人走上街头举行抗议对于政府在电视上公然发布的内容,互联可以提供不同的说法。

但是,抗议活动终于还是萎靡不振,渐渐退去了。对此,帕克大大归咎于公众的冷漠态度:光有互联还不足以成气候,也就推翻不了普京政权。

那末,帕克终究到底怎样看待互联?如果你逐条列举她的观点,就会发现互联顶多就是又一个政治抵抗的有效工具,一个仅仅反映下现实的场所,一个电视上的官方陈说的不同版本,一个其权力并不仅仅是虚拟的实体,以及一个不足以克服公众冷漠的东西。作为总结,她对其文章的标题互联能击败普京吗?的回答是能!不能!或许能!也许不能!谁知道呢!

也是醉了?但问题是,致使俄罗斯发生变革的真正原因其实不来自于互联,对此,帕克本人也予以承认。她说政治变革可能来自于动荡不定的俄罗斯经济。这是一个让人完全满意的回答,但是如果这样的话,为何她的文章要聚焦于互联?她总结说,多亏有互联,纳瓦尔尼及其支持者在革命情势到来时就将有一柄可以兴风作浪的大剑。

换句话说,互联不是民主改革的缘由,但当俄罗斯人们处于水深火热当中,大有不能不群体而反抗之感触时,却可以是一个便捷的工具。当然,如果俄罗斯人们果真一致认为到了该和政府对着干的时候了,真的有人傻到认为没有络连接就能让他们偃旗息鼓吗?两年前,互联并没有阻止叙利亚人叛乱。

我并不是想要点名道姓,对帕克吹毛求疵。在今日之舆论中,人们对互联之作用犯糊涂就像通病一样,到处流行。对此,部份原因是我们我们一直在不断提出错误问题。形如互联能做X吗的问题可以被分成两类。一类问题问得很好,很有道理:这些问题从科技立场出发,问互联可以做什么。互联能够在博伊西( Boise)、爱达荷(Idaho)、鄂木斯克(Omsk)以及俄罗斯之间提供一个灵活的、多用途的、近乎实时的通讯渠道吗?固然可以。它能够从X点向Y点发射物质吗?当然不能。

归在错误种别的问题询问互联可否引起积极的社会变革。互联能够增进世界和平吗?互联能够终结贫困吗?互联能够击败普京吗?在基本的层面,答案显然是不能。无论是推进世界和平,抑或是终结贫穷,还是把真正的民主带给俄罗斯,靠的都是人民,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除非你把互联界定为技术加上使用它的人,否则互联充其量就是一个无声无息的工具,仅仅是一个通讯渠道而已。

然而,如果那是问这类问题的人想要表达的意思,那么他们问得就太没水平了。至少在我看来,他们明显想要表达深层次的东西:互联的持续普及和使用能够改变人与人之间的气力比较差距,以致于它可以系统地引起更多的和平、更少的贫穷或更多的民主吗?人们对这类问题的回答是原封不动的,那就是,不一定!

它取决于起基础作用的人力,取决于谁掌握着什么样的技术,取决于其他形式的权力的大小,比如说,列举两个重要的,经济气力和军事力量。而且,它还取决于很多别的因素,难以尽举。但是,如果人们的回答是不一定,那就意味着人们承认互联不是造成此事物或者彼事物的重要原因。俄罗斯的政治气力对比格局不以互联为基础,而依赖于俄罗斯人民对普京的欢迎程度,依赖于普京是否冷酷无情,依赖于俄罗斯的经济,依赖于俄罗斯人民的期望,以及依赖于其他很多因素。这些因素中的大多数与可供使用的通讯渠道毫无干系。互联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绝可能是实际的政治变革的首要的、系统性的缘由,它顶多是一盏引航之明灯。

诱导性的问题是一个包含有假前提的问题,只要你正面回答,就没办法绕开其中的假前提。你停止虐待你的妻子了吗?如果你回答是,就说明你间接承认自己之前有虐妻劣迹;如果你回答否,就说明你仍然在对你的妻子进行家暴。互联能击败普京吗?或者更一般地说,技术X能够引起社会变革Y吗? 如果你回答是,就说明你把技术看得太重了,当做神了;如果你回答否,就说明你在否认技术的作用,把技术看得一无是处。

这些问题是诱导性的,由于核心问题根本就不关乎技术,正如帕克就俄罗斯问题所意识到的,什么样的社会、经济以及政治状态可能共同改变俄罗斯人民呢?

白带多应该吃什么
产后预防感染吃什么好
什么症状是产后感染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