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岳阳信息港 > 旅游

灭世异变 第172章 善意的谎言

发布时间:2020-01-17 01:25:24

灭世异变 第172章 善意的谎言

暗月组织的基地内,妖灵洞中只有两处位置存有光亮,其余之地则是一片漆黑,偶尔在漆黑的空间中却时不时的传出几声闷吼。

被秦浩用魔饮刀豁开缺口的妖门,如今也从被修复完好。而妖门下方堆积而起的妖灵尸体并没有清理干净。

在距离尸堆不远处,一把紫色的大刀直插地下,仅剩下的半截刀身散发着夺目的紫芒。

借着刀体发出的紫光可以看到周围遍布了黑色尸骨,这一具具尸骨并非完整,有的骨头上出现了黑色裂纹,多的则是骨头大半截化成了黑色粉末。

妖灵洞中的另一处光源,便是正中心的深坑底部。在那里趴伏着一只火红色的朱雀,那双雀目一刻都不离开面前的头颅,死死的盯视着。

这是一颗人类的头颅,与正常人死后头骨的颜色不同,这颗头颅上有红黑二色。只见这红黑二色相互环绕,隐隐之间好似有了融合的迹象,让人一望顿时感觉极为诡异。

这颗头颅上已经没有了皮肉,空洞的眼眶中时不时的发出红芒,很是慎人。

“先前我用三百妖灵试探你是否死亡,却没有想到身体僵直的你身体急速腐烂,初你的身体还存有一些皮肉,当三百妖灵临近的一刻,皮肉部脱落只剩下了一具人体骨架。从你身上流淌下来的带毒血水,散发出了致命的毒气,瞬间便让三百妖灵部死亡。”这一刻随着苏玉儿的回忆,仿佛那残忍的一幕正在发生一般,就算她身体由火组成,还是感觉到了寒意。

“初我便认为你的那把刀不凡,却没有想到恐怖惊天,竟然可以破坏身体内的五脏六腑。”说到此处,苏玉儿的雀目次离开了秦浩的头颅,看向了远处散发紫芒的魔饮刀,眼中浮现出了深深的忌惮。

苏玉儿刺探秦浩是否死亡,却没有想到让三百多名妖灵送了命。而她想要把魔饮刀拔出来的代价是惨重,白白的丢掉了一千多只妖灵的性命。

“你的刀我法驾驭,我也可以压下贪念。当初你来到妖灵洞,让我凝固的血脉有了溶解的迹象,随后跟你冲出了妖灵洞,大闹亡灵实验室后,我的血液也部溶解了。而如今随着你的身体腐烂,骨架变成了黑色粉末,我体内的血液竟然再次有了凝固的迹象。”苏玉儿收回看向魔饮刀的视线,再次盯着面前的头颅,神情很是凝重。

“如今你只剩下了头颅,面对体内血液再次凝固,我也只能将你的头颅带到这里,用来压制着我体内血液凝固的速度。”苏玉儿神情越来越凝重,心中暗自喃喃道。

“秦浩!为了把你的头颅移动到深坑底部,我足足牺牲了四千多个妖灵的生命才做到。”苏玉儿盯着面前红黑二色相交的头颅,心中的怒吼,若不是秦浩的仅存的头颅可以压制她血液凝固,就凭妖灵的死亡数量,苏玉儿早就把秦浩的头颅烧为灰烬了。

秦浩的血液来源于血灵兽,秦浩只剩下了头颅,而光头男子的那只血灵兽身体也发生了巨变。

未知的领域,白色空间中的光头男子坐直了上半身,他身下的透明物体内,依旧存有着如水般的波纹。随着男子坐直了身子,那透明的物体也变换了形态,犹如一把背靠的椅子拖着光头男子。

“秦浩肯定是拖延了佳时机逼出毒液,如若不然血灵兽也不会出现法恢复身体的迹象。秦浩啊秦浩!前半生你就喜欢拿命去赌,看来失去记忆以后,你还是把生命当做鸿毛。”光头男子面容严肃,当说到后严肃的面容中却流露出了嘲讽。

而先前被男子一挥过后悬浮在半空的血灵兽,球状的身体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了那只倒竖的独眼悬浮在半空。然尔在这只倒竖的独眼下方,一地的鲜红血液散发着恶臭味。

在光头男子的眼中,血灵兽体内的鲜血是价之宝,恨不得一滴血液都密封收集起来。但如今看着满地的血水,男子却不敢碰触一滴,就算是收集密封,在光头男子看来也毫必要。

因为先前那两只成年血灵兽渡劫失败后,男子便收集了它们爆体后的血液。当给旁人输入到体内以后,根本就没有恢复伤口的能力。可以说血灵兽一旦死亡,它体内的血液与人类毫区别。

先前这只幼年的血灵兽血液带有逆天的恢复之力,而如今却变成了可以丧命的剧毒。只要现在碰触一滴血液,便会同血灵兽一样身体急速的腐烂。

这还不是主要的原因,重要的一点是血灵兽在渡劫,一旦血灵兽渡劫失败,那拥有它血液的人同样法存活。

“血灵兽只剩下了一只独眼,只要这只独眼没有崩溃,便证明着它渡劫没有失败,就是不知道这只血灵兽何时才会苏醒过来。”

光头男子言罢!深吸了口气后,冷眼看着前方悬浮的那只独眼,心中很期待血灵兽苏醒的那一刻。

与此同时!拥有血灵兽血液的杨雪,如今也在面临着法想象的巨变。

这是一处被人工开凿出的地洞,大小也就能有十平方左右。也许是因为没有日光的照射,地洞内感觉不到一丝的炎热。

在这只有十平方左右的地洞中,的光源便是一根火把,借着光亮可以看到地洞角落处有几个发霉的馒头,在馒头旁摆放着三个布满灰尘的破碗。

虽说地洞不大又极其的简陋,但若是初次走进地洞,便会被血色的地面吸引,禁不住暗自猜测为何地面为红色。

在红色的地面上坐着一对夫妇,妇人满头的白发,依靠在身旁的男人怀中,那双睁着的眼睛却毫神采。妇人身旁的男人年龄不足五十,双眼布满了血丝,显然是数日没有休息的原由。而且在此人的身上,破烂的衣衫染满了血迹,身上下带有道道伤口,其中后背有几处还向外流着血水。

“雪儿死了么?她还在么?”妇人正了正身子,说话的同时伸出了右手在面前的地面上摸了摸,扭过头问着杨厉。

“雪儿还在,她就躺在墙边呐。而且这几日雪儿的气色特别好,估计用不了几日就能醒过来了。”听到妇人的问话,杨厉带有血丝的双眼湿润了。

“老头子!这句话你都说了数十遍了,你扶我过去摸摸雪儿,要不我不放心。”妇人身子向前探去,右手不停的在地面上摸索着。

“我说孩她娘啊!你就别摸了,雪儿昏迷前跟我说了,不让咱们碰她的身体,而且她还说只要时间一到,她自然而然的会醒过来,还告诉我不让你担心。”见到妇人不停的在向前摸索,杨厉紧忙站起身挡在了妇人面前,慌忙的开口道。

“只要雪儿能醒过来,我这个瞎老婆子就算死也可以安心了。”妇人收回了右手,长出了一口气坐在地上低语道。

杨厉心中暗叹了口气,蹲下身子看着妇人神的双眼,眼中的热泪顿时夺眶而出。

然而就在杨厉刚想说话之际,地洞外面突然走进两人。这二人手中各自拿着鞭子,来到地洞内以后,其中一人鄙视的瞥了一眼杨厉夫妇,开口说道:“两个老东西!该开工了。”

“二位爷!我……我们……才休息了几分钟,能不能让她再多休息一会?您看她眼睛都哭瞎了,您就发发慈悲吧。对了!您可以让我去挖水,我身体还能挺住,可以一个人干两人的活。我在这里先给二位爷磕头了。”杨厉看到二人走进来,顿时心里一颤,紧忙站起身跪倒在二人面前,言语期间不停的磕头。

“你一个人干两人的活?那你一会就给我干出两人的活。还想要多休息一会?老子让你们休息,少爷那面就让我二人彻底的休息了。他妈的!别说是瞎子,就算她瘸了也要趴着去干活,用手给我挖出水来。”杨厉的祈求彻底的激怒了二人,只见当中一个较高的男子顿时上前一步,抬起右腿向着磕头的杨厉就是一脚。

同时那个较矮之人双眼一瞪,绕过前面的同伴抡起手中的鞭子,向着杨厉狠狠的抽去。

“别打了,我们去,我们马上就出去挖水。”妇人听到鞭子的抽打声,双手在地面上摸索着。当摸到杨厉的身体后,紧忙用身体护住了杨厉。

“老不死的东西,在要废话别说我抽死你们。”较矮的男子收回了鞭子,退回到了地洞口怒道。

高个子的男子那一脚踢得极重,杨厉也暇去擦额头上的鲜血,咬着牙慌忙的将妇人搀起后,颤颤巍巍的向着地洞口走去。

然尔就在夫妇二人要走出地洞后,杨厉扭过头看了一眼先前落座的前方,当看到地面上的一物后,满是血丝的双眼再次流出了泪水。

顺着杨厉的视线看去,在接近洞壁下方的位置处,放着一颗只有一小半的头颅。这颗头颅与苏玉儿面前的那颗头颅颜色极其相似,都是存在着红黑二色。

这颗只剩下一小半的头颅正是杨雪。而杨厉先前对妇人所说的话语,其实不过是谎言而已。

但那却是善意的谎言,问世间谁又能忍心去让哭瞎之人再去流泪?

天津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贵阳癫痫病医院评价
上海白癜风医院
河南治疗癫痫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