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岳阳信息港 > 历史

深圳男孩发传单寻外国女友已坚持一年多

发布时间:2019-12-08 02:28:05

深圳男孩发传单寻外国女友 已坚持一年多

浦仕刚在地铁里派发寻人传单。

“您见过这样一名外国姑娘吗?”每到周末,蛇口或梅林检查站一带,常常会出现这样1幕:一名清瘦的大男孩拿着寻人传单,向过往行人比划着询问。他叫浦仕刚,来自云南。他要寻觅的姑娘,是自己相恋不久就失去联系的丹麦女友Kelly(凯莉)。

整整一年多过去了,他每周雷打不动地派发着寻人传单,在深圳的茫茫人海中执着地寻找着,有时还会去机场、港口、口岸等地守望,期盼出现奇迹

。浦仕刚说,从来没放弃过希望,他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曾、现在和将来,我都将在你有可能经过的路上默默地等待着你!”

跑步锻炼结缘丹麦女孩

接到时,浦仕刚正在蛇口忙着派发传单。他穿着西装,显得憔悴,谈话间充满无助:“在我们初相识的地方,我时常到这里等待。这里是我和她初相识的地方。”

2012年7月中旬的一天,按照平时习惯,浦仕刚沿着蛇口海岸线渐渐跑着,忽然一位金发女孩相向跑来。她身着橘黄色的短袖运动服,散发着青春靓丽的气息。接下来的日子里,浦仕刚发现跑步时常常会碰到她,两人相遇,彼此会淡淡一笑。

转眼到了9月下旬。女孩跑步不当心摔倒了,膝部有些小擦伤。浦仕刚急忙跑过去,扶起她坐到旁边的石凳上,自己打的去买创可贴。由于怕回来后找不到女孩,他留下了对方的号码。

“我至今清楚地记得她身上的香水味,她对我说的句话是中文‘谢谢’!”这一天的每个细节,都深深刻在了浦仕刚的心里。

她为了他愿意留在中国

接下来的日子里,浦仕刚找机会和女孩聊天,两人渐渐熟悉起来。他得知了她的名字叫凯莉,父母是跨国联婚,她自幼在丹麦长大。一天早晨,熟睡中的浦仕刚接到凯莉的,原来她腹痛严重,希望他帮忙买止痛药。接到后,他飞一般地买好药送到她楼下,凯莉下楼取药时,还带了一个苹果给他。

一天

,他抱着一束鲜花等在跑步的路上,凯莉出现后地跑了过来,接过了鲜花。那一天他们很少说话,偶尔微笑着。10月的一个周末,浦仕刚带着凯莉在滨海大道兜风,她忽然说春节前可能回国,以后或许不再离开家了。此时浦仕刚愣住了,空气瞬间凝固一般。那一刻,他知道自己深深爱上了这位丹麦女孩。

浦仕刚不想凯莉离开,劝说她留在中国。这对热恋的情侣还制定了2012年的年假计划,因为浦仕刚是云南人,凯莉决定到云南丽江去旅游,到他的家乡看一看。

幸福来得太快走得太快

10月14日感恩节,凯莉送了一条领带给浦仕刚,那个时候他读懂了她的心思。紧接着,浦仕刚换了新工作,在梅林检查站附近上班,凯莉知道后很高兴,也搬到离浦仕刚所在公司不远的书香门第附近居住。

11月底

,浦仕刚还未来得及问凯莉新家的详情

,就接到公司委派的出差任务。出差前一天,他约凯莉在“书香门第”的餐厅吃饭。准备离开时接到领导,催他赶紧回公司,浦仕刚只好先回公司,紧接着就出国工作了。

出差旅途中,浦仕刚很不幸地把装有和笔记本电脑的提包丢失了,以后就和凯莉失去了联系。因为凯莉没有使用和等络工具的习惯,号码成为他们的联系方式。焦急之下浦仕刚申请提前回国,可惜他没有注册号码,营业厅工作人员告知他没法补回号码,浦仕刚和恋人失去了联系。

凯莉身高约1.7米,身材偏瘦,爱背灰色背包,走路时经常戴白色耳机,手上是一块“古驰”手表。关于凯莉的种种,浦仕刚不止一次地提起。

一年多来苦苦寻找恋人

“她去那里了?”他打印了大量传单,在书香门第附近和凯莉原住的蛇口附近散发,有时他会给那些对传单内容感兴趣的人100元钱,作为后续联系费用,希望有一天凯莉能看到他的寻人启事。

可惜整整一年多过去了,他依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凯莉的线索。浦仕刚说,凯莉曾带给他梦想,鼓励他考研并愿意帮助他补习英语,虽然他们失去了联系,但是这个计划他一直坚持着,“这是我寻觅她的一部分”。今年1月,浦仕刚参加了全国硕士研究生统考。

不久前,浦仕刚参加了CCTV1《等着我》栏目录制,他和乐嘉老师说,希望通过这个节目找到凯莉。失去恋人的日子,浦仕刚觉得自己的世界快塌了,他说他现在的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寻找。近他正在申请丹麦的签证,希望到哥本哈根继续寻找凯莉。1月13日,驻丹麦大使馆已受理了浦仕刚的请求,并安排律师跟进此事。同时他还在联系北欧其他国家使馆和北欧在华投资企业。他说“我不会放弃,即使她现在重新恋爱了,我也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